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08上 双人形霸王龙X暴虐 NC-17

原作:Jurassic World

CP:霸王龙NidhoggX暴虐Rex 少量迅猛龙BlueX人类Owen

分级:NC-17

08 上

 

 
往海的更深处坠落,水压加在胀痛的耳膜上,心跳在肺部的灼烧中焚毁。挣扎着变化的皮肤在幽深海水中如同波浪起伏。  
 
 
感受到沧龙把自己轻轻地抵在池底。似曾相识的窒息和茫然。 
 
 
破碎的记忆穿过海浪,抵达最深的梦魇。 
 
沧龙缓缓地张开嘴,断断续续的音节在水中模糊难辨。 
 
 
 
 
 
 
 
 
“注射激素……体征正常。” 
 
 
 
“……药物注射……体征……正常。”  
 
 
 
“数据波动。警告……实验体……超过……超过安全值,超过安全值。”  
 
 
 
 
 
沧龙的嘴张得越来越大。黑暗弥散在她的牙缝和喉咙中间,浪潮一般将要把他拖进声音的黑洞中。 
 
 
 
 
 
 
 
“撤离所有人员!快!警卫……停止攻击!停止攻击!……注射血清!注射血清!强制注射血清!”  
 
 
 
尖叫,破碎,还有电流。 


 

 

 

 


 


沧龙巨大的颌骨合上。切断了自己最后的空白的意识。


 
 
 
 
 
 
 
 
 
 
 


实验失败。
 

 

 












Rex醒来,世界保持着翻转颠倒地样子。
 
浑身酸疼,无法移动,与之共存的还有极其强烈的困倦和疲惫。叶子上悬着的甲虫外壳不知道掉到了哪里去。 

感受到尾巴上的动作。妹妹小心地从他尾巴后面抬起头,疑惑而又怯弱地看着自己。 

什么都不记得。安静一如往常的世界,饲养员在玻璃后面看着同一部电影,高墙外的风送来鸟类的鸣叫和电焊的声音。起吊机依旧嗡嗡作响,但是没有食物降下来。 

就算喂食照常,以自己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把食物弄下来。 

Rex看着妹妹困惑的眼睛陷入了睡眠。 

 
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Rex醒来,在玻璃后面看见了上次来过的肉虫,头顶黑色的那只。肉虫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这让Rex感到分外的不舒服。 

 
看见他总没好事。上次他来过之后,自己就莫名地失去意识了。 

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藏到树丛里面,可是身体依旧无法动弹。 


起吊机依旧没有放下食物。Rex在饥饿和疲惫中再一次进入沉睡。 

 




第三天。妹妹在自己面前站着,金棕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恐慌。她焦躁地摇头晃脑,发出了尖细的叫声。 

饥饿。食物没有来。那个每天为他们提供食物的怪物消失了。 

Rex挣扎着起身,缓慢又艰难地绕着高墙行走,试图发现起吊机的蛛丝马迹。妹妹依旧是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面,时不时蹭蹭自己的尾巴。
 
以前,这种行为或许意味着讨好和喜爱。现在,它把妹妹的乞求和害怕透露得一清二楚。 

饲养员消失了。高墙外的电焊声消失了。风似乎也静止了,树木和草丛在冰冷的泥地上缄默。 

 
Rex绕着墙角走了一圈又一圈。妹妹跟着他走了一圈又一圈。期待着能够在某个地方等到从天而降的食物,然而回报他的,只是愈加乏力的身体和妹妹细弱的尖叫。 

困意上涌。饥饿感如同寒冷的尖石沉积在胃里,切割着疲惫的神经。 

 

明天,或许明天,食物就能来了。 

 
再一次睡过去之前,妹妹努力地用爪子摇晃着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第四天。 

 
白晃晃的阳光穿过稀疏打蔫儿的叶子,驱走了昨天的寒气。Rex和妹妹依旧在等待着。 

 
妹妹看起来已经没有力气了。她把大半的重量都靠在了Rex身上,金棕色的瞳孔一片死寂。他们一起看着高墙,看着高墙之上那片白色的天空。刺目的光线射进两只D-REX诡异美丽的瞳孔中,却只反射出麻木的暗光。 

 
自己长久以来对世界的观察失效了。甚至可以说自己的观察是错误的。他以为自已经研究透彻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土,但是这脆弱虚幻的日常如此不堪一击。脆弱到只需要一顿食物就可以轻易将它打烂击垮。 

 
万籁俱寂。Rex和妹妹站在封闭的高墙底下,第一次感到孤立无援。 

 
饥饿蚕食着神智,再这样下去,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糕。糟糕到什么程度?Rex也不知道。他不知道如何去想象结果后的结果。 

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行。与饥饿感共同爆发的还有愤怒和恐惧。Rex推开妹妹,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向高墙发出吼叫。 

一声又一声。比起后来暴虐疯狂嘶哑的怒吼,这吼声中更多的是呼唤和乞求。每一次吼声都用力把下颚张到最大,努力地仰起头。在每一次光线照射的短暂失明中发泄心中的愤怒、以及恐惧。 

直到筋疲力竭。 

Rex被一种极其怪异的情绪袭击了。这种感觉,饥饿把它无限放大,愤怒使它在身体中到处流窜,而疲累又限制着它的步伐。 

 
光线渐渐晦暗。妹妹已经入睡,可是Rex却在这种日益强烈的情绪当中难以入睡。 

 

 

 

实验室, 晚上十点。 

 

“博士,我们已经按照你的要求给D-REX绝食四天了。再这样下去两头龙就要死了。” 

 
“再等等看。再等一等。”亨利·吴看着养殖区的录像。屏幕上经过改造的D-REX正在愤怒的大吼大叫。 

 
“博士,你到底在等什么?”饲养员终于忍不住问。 

 
亨利博士看着筋疲力竭的雌性D-REX陷入沉睡,而另一只在泥地上焦躁地走来走去。 

 
“我在等一个现象。或者说一个证据,实验成功的证据。” 

 

 

 
TBC

来自作者:实验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神秘笑)
 意识不清下码出来的,暂时先更着。估计这章还得大修。 

唉我重复这么多遍你们都烦了,总之还是感谢看过这篇文的大家的喜爱,我会更努力的。 

 

发展邪教,散发安利,人人有责(握拳 

 

 

 

 

 

 

 

 



评论
热度(16)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