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08下 双人形霸王龙X暴虐 NC-17

原作:Jurassic World

CP:霸王龙NidhoggX暴虐Rex 少量迅猛龙BlueX人类Owen

分级:NC-17



08下

 


 

第五天。

 


 

饥饿快要把Rex逼疯了。他甚至开始咀嚼树叶以缓解饥饿。但那终究是食草龙的活计。

 

妹妹奄奄一息。而Rex现在已经无暇顾及。现在脑子当中剩下的念头,就是食物,是鲜肉,是血液。

 

这种强烈的渴求扼住了Rex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他无意识地不停地吞咽,眼神开始涣散。仿佛有人在身体里装了整个沙漠,使他唾液增多,呼吸困难,只能半张着嘴。液体顺着牙齿一点一点地滴到了地上。

 


 

到了下午。Rex开始不可抑制地抽搐,世界在他眼中旋转、分离又合拢,把他的脑子搅得一片混乱。然而在这混乱中唯一不变,甚至更加强烈的是饥饿感,是强烈驱动着自己要去咬些什么,咀嚼什么的冲动。进食的本能在混乱瓦解的世界里成为了唯一的支撑。Rex想要大吼来缓解、减速这种失控和疯狂感,可是现在自己的喉咙除了发出虚弱的嘶嘶声再也无法做其他事情。这种感受变成了穿梭撞击在体内的巨力,让他东倒西歪地,神经质地走动,却不知道如何发泄。

 


 

夜晚来临。深陷在兴奋和虚弱中无法自拔的Rex,倒在地上痛苦地颤抖。

 


 

饥饿。不仅是饥饿,还有什么。愤怒,失控,对血肉疯狂的渴求。不对,还有什么别的。然而他已经全无力气去和这种感觉对抗,去分辨无数种情感交杂中的一种。

 


 

谁来救我。谁来救救我们。失控和嗜血躁动到一定程度,反而使这个念头变得无比的平静。平静到以为自己就可以这样睡过去。

 

 

 

就在这时,妹妹醒了过来。长达数天的绝食使她逼近死亡。但是对强壮同类的依赖让她一直没有放弃。

 


 

在经年累月的相处中,只有和她在一起的这条恐龙照顾着她,谦让着她,保护着她。虽然她并不知道对方这样做出于何种目的。

 

看见Rex躺倒在地上抽搐,妹妹强撑着走过来观察同类的情况。Rex金色的眼瞳在夜晚闪烁着微光,带着神志不清的涣散,又有绝望疯狂的渴望。锐利的竖瞳紧盯着靠近的妹妹,合不上的嘴里淌着冰冷的唾液。

 


 

她现在是他身边唯一的活物。

 


 

Rex看着妹妹把她银白色面具一样美丽的脸凑近,发出哀伤又担忧的细细叫声。Rex的眼瞳不停地颤抖又收缩,直勾勾地盯着妹妹。

 

那是看猎物的眼神。

 


 

Rex只能乞求。

 

走开,走开。离我远点。

 


 

可是妹妹缓慢而又焦急地绕着自己走动,一边发出惊慌的哼唧声。

 


 

杀了她——该死!不要靠近我!不要在这种时候!

 


 

有着金棕色眼瞳的D-REX把头低了下来,轻轻地靠在兄长的背上,试图把他弄起来。起来过后他就又可以和自己一起绕着墙角找食物了。她仍在细细地叫着。Rex感受得到她喉咙的震颤,她新鲜涌动的血液。现在猎物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他用力克制着自己的渴望。

 


 

专门为了使他成为暴虐的药物把他心底的本能掀得如同黑色的海浪。现在面前这个活物任何一个动作对他而言都是致命的诱惑。头晕目眩,身体燥热痛楚。他看着夜色中妹妹明亮而忧伤的眼睛,内心的抵抗把自己生生撕扯成无数碎块。

 


 

妹妹轻声地催促着他。Rex看着自己锋利的前爪不可抑制地伸向她的脸,只要一个用力的回切就可以挖开妹妹的头颅。

 


 

以她的智力根本无法理解Rex现在的动作。他们在封闭的养殖区里生活了太久。每一次食物都是由Rex给他,她不懂危险,也不懂狩猎的信号。她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任由Rex在嗜血的欲望中沉浮挣扎。

 


 

滚开,滚啊!——不要这样看着我,不要再叫了!你这个蠢货你会被我吃掉的!没有我给你找吃的你就不能自己去吗!(杀了她。杀了她。)求你了,不要靠近,不要靠近我。不要。

 


 

嗜血的暴怒与疯狂贯穿了每一块骨骼,Rex不受控制地张开了下颚,痉挛着努力抑制住咬合的欲望。

 


 

不要再叫了……求你,快走!离我远点,离我远点。求你。杀了她。走开!杀了她。

 


 

Rex觉得眼前这个自己借以观察世界的工具这样愚蠢可笑。他疯狂地想把奄奄一息的恐龙置于死地,却又想嚎啕大哭。如果恐龙可以这么做的话。

 


 

他颤抖着撑起了身子,妹妹温热鲜活的躯体就在自己面前。心脏鼓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眼前又出现了绚丽的幻觉,耳鸣缠绕着痛苦的大脑。那些挣扎,退缩,克制被绞碎,被踩烂。身体里面另一个怪物嘶吼着占据了全部神智。无限放大与回响的声音响彻,如同铜钟互相碰撞,爆发出震颤的轰鸣。妹妹的脸在视野中扭曲。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黑夜中的怪物突然暴起。迅疾有力地回身,下颚用力地咬合、贯穿。骨骼在嘴里发出声音,肌肉的韧性被锋利的牙齿切开,银白色的龙皮染上了血红。

 

好饿。太饿了。所有的挣扎和不堪都化为了食欲和血欲。Rex伏倒在妹妹温热的血肉上,喉咙和神经都被几天来第一次进食润泽。他毫无意识地撕扯着这句尚有余温的肉体,它在冰冷的夜晚这样温暖。温暖地仿佛一个拥抱,可以让Rex永远安全地活下去。

 


 

回过神来,眼前的妹妹血肉模糊,金棕色的眼睛一片灰暗。自己两只锋利的前爪上挂满了粘稠的血液和没有断裂的肌肉。舌头上的味道这样鲜活美味。这是不同于任何一次喂食的感受。他以为以前投喂的死肉是最好吃的东西,然而这次猎杀让他知道,没有什么比新鲜的血肉更令人饕餮。

 

平静下来的身体,心脏残响在灼痛的胸腔,就像他咬穿猎物脖颈时感受到的跃动。好像现在还在自己的牙齿之间跳动,把它的印记深深地刻进这具失控的身体。

 


 

可是为什么自己这样的痛苦。

 

他以为自己不过是把她当做同类,当做观察世界的工具。然而在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他们彼此是这样依赖。

 


 

她陪着自己长大。跟着自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转悠。她长得这样漂亮。她金棕色的眼睛这样安静。而她是如此地需要着自己,依赖着自己。

 


 

她是自己狭小安静的世界的一部分。她是自己在这个孤绝之地唯一一个鲜活的联系。她让他明白什么是照顾,什么是关注,什么是依赖。

 


 

而现在唯一一个行为观察的对象已经消失。自己长久以来的观察结果粉碎殆尽。从此自己的几年来认识的世界再也不见。

 


 

Rex在今天终于知道了就缠着他这么久的疯狂中埋藏的一种情绪。这种情绪叫做悲伤。悲伤击退了魔鬼,却又唤醒了另外一个。悲伤,痛苦,愤怒。在饥饿和绝望的第六天凌晨,Rex终于崩溃。

 


 

被变性过,改造过的,嗜血的怪物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这叫声切开了浓重的夜雾,尖锐的刺穿了看着监视器的黑发男人。

 

亨利博士颤抖着取下耳机,缓缓把他放在桌上。除了那不得不承认的震撼,实验成功后的兴奋让亨利博士终于松了一口气。

 

证明了变形手术的成功,就不会有人在意他擅自操作的那个实验了。唯一一个在血清注射时在场的女研究员已经被D-REX杀死,现在不会有人来告发他。

 

博士看着对面已经被清理过的办公桌,员工身份牌上的那位认真的药物制作组组长的照片上沾满了鲜血,清楚地召示着屠杀的惨烈。

 


 


 


 

TBC

 





来自作者:我已经尽量地把这一章写得虐了,但然并卵。果然还是功力不够啊_(:з」∠)_

 

妹妹的死对Rex的影响非常大。她让Rex在还没有理解喜悦和幸福之前就感受到了强烈的负面情绪和嗜血本能,但是Rex本身对这种本能十分抗拒。所以Rex就在这种强烈的抵抗和强烈的渴求中间扭曲啦。

 

对Rex来说,进食意味着生理上的满足,也是心理上的折磨。为了发泄心理上的压力,所以就只有继续猎杀,继续破坏。

 

我废话好多!也没有说清楚啥!遇到这样的傻逼作者还不快点推荐点我喜欢!哼!

评论(3)
热度(33)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