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12 霸王龙X暴虐 NC-17

Owen上线!




12

“这里是Claire,我正在工作中不方便与您交流。请在滴声响后留言……”

刚冲完澡的男人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一边拖着长长的电话线去够掉在床脚的袜子。

十点钟INGEN(国际遗传技术公司)有一个重要会议,而Owen是早上醒来才看到手机邮箱里的通知。这种类型的会议(与其说是会议不如说是对暴乱事件的审问和盘查)他已经参加了无数次,而Claire身为侏罗纪世界的高层管理人员自然是必须到场。但事实上Claire和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驯龙师都要卷入到这样一堆麻烦事里,更何况Claire呢。

距侏罗纪世界的暴乱已经有几个月。昔日人声鼎沸的乐园顷刻间就成为了海上雾气弥漫的一个废岛,就像夭折过无数次的侏罗纪公园。[1]接踵而来的还有投资商的起诉,生物科学组织的质问,环境署的调查……媒体挖空心思想要得到关于恐龙岛的一切信息。他们像始秀颚龙一样一拥而上,咀嚼这又一个失败的例子,这块“坚持不懈”却可笑的腐肉。被各种各样的采访和笔录搅得焦头烂额的不只是Owen。想想INGEN的大佬们吧,希望这次他们的股价不要打破78个百分点到19个百分点的新低。[2]

Owen走之前把昨晚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干涩的气泡和苦味让他清醒了不少,至少让他不至于跌跌撞撞地破门而出。他忘了在镜子前看看自己的样子了。上帝保佑他后面的头发不要翘起来才是。

Owen骑上摩托。闷热的空气灌进鼻孔。他没带伞。



十点十七,Owen匆忙在INGEN公司的门前刹车。那些穿着西装皮鞋人个个脸色阴沉,好像随时会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把枪大开杀戒似的。Owen穿着皱巴巴的灰绿色衬衫,在这个地板锃亮足音回想的大厅里格格不入。

门口并没有摆放会议指示。这很奇怪。于是Owen拿出手机里的会议通知到前台询问。收获了那个黑发女士震悚的眼神后,她告诉他会议地点在28楼。

这感觉糟透了。Owen匆忙地闯进要关门的电梯,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把他盯着。这下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的头发是真的翘起来了。
人渐渐离去。20楼的时候就只剩Owen一个人在电梯里了。冷气嗖嗖地往他衣领里灌,密闭的空间里气流的声音模糊不清地响着。28楼到了,门打开,外面是灰色简约的走廊。他四处看了看,在左边的走廊看见了一个西装男。

“嘿,你好。请问十点钟的会议是在这里吗?”Owen向西装男走过去。

西装男转过身,看到Owen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审视的目光从他的头顶扫到脚尖,确认一般地问:“Owen Grady?”

“对,我是Owen Grady。”Owen向西装男伸手,但对方并没有握手的意思。

“Well...”“Mr.Grady,你已经迟到了。我是你的话会快点进去。”说完西装男侧身,示意Owen进入会议室。

好吧。希望自己进去的时候不要吸引太多目光。Owen推门走了进去。

事实上,他吸引了会议室里的全部目光。因为会议室里只有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天哪又是一个等离子烫[3]——是指那个女士。灯光灰暗,没有窗户。Owen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监狱的审讯室,戴着眼镜的魔鬼律师和他的妖女助手正攥着镶着金丝的钢笔对他磨刀霍霍。

“请坐,Mr.Grady。”

“呃,请问这是因为我迟到了其他人都走了吗?怎么只有……”Owen伸出手指了指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人。

“今天是特殊会议,我们要先向你咨询一些事情。”眼镜魔鬼说着打开了录音笔,妖女助手摊开了笔记本。

Owen心里早就有了一套说辞。这是他和Claire操练了无数次的成果,确保自己不卷入更大的麻烦且安全度过一轮轮的盘查。无非就是些事发之时的详细情况而已,再或者就是关于驯养迅猛龙的一些问题。

“我们开始吧。Mr.Grady,Vic Hoskins死时你在哪里?”

Owen愣住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从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他们是谁?霍思金的秘密律师团队?现在要对自己对他生前的“冒犯”进行讨伐?

“他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我是指迅猛龙把他吃掉的时候,我们当时也非常危险所以救他是不可能的。”

“可是根据我们收集到的资料和笔录,你有控制迅猛龙的能力。”

“这说起来很复杂。在迅猛龙们还没有和D-REX一伙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听我的命令,D-REX出现以后他们就跟随那只怪物了,霍思金死的时候我还没有把命令权从D-REX那里要回来。”

“没有要回命令权?”

“嗯,迅猛龙们不再听我的话,他们跟着他们的新老大D-REX行动。”

“新老大D-REX?”

“D-REX身上有迅猛龙的基因。就好像人都愿意和实力强的人在一起共事一样,他们交流过后选择了对付我们。”

“Mr.Grady,你曾经在Jurassic World的某个围场里面训练迅猛龙。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你是否有能力把D-REX驯服呢?”

Owen笑了笑。“迅猛龙的例子还不足以说明吗。他们,这些恐龙,是不会被完全驯服的。我只是在喂食和训练的过程中和他们建立了短暂的情感联系,一旦有强大的,对恐龙来说更有吸引力的东西出现,比如那只D-REX,他们就会趋向本能,这种要和同类建立联系的本能是比我和他们的情感联系更强烈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指,如果想要驯服他们,就需要与他们建立比同类头领更强大的支配的权利,即更牢固更‘恐龙化’的联系?”

“可以这么说,但这决不能保证我们能够驯服他们。”

Owen借着喝水的动作观察对面两个人。女助手拿着钢笔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而那个戴着眼镜律师模样的男人一手拿着录音笔,一手轻轻地叩击着桌面。他好像陷入了思考当中。

“恕我冒昧,”Owen打断道,“我能知道为什么你们要问这些问题吗?毕竟之前从来都没有人问过这些问题。”

男人回过神来,好像在组织语言。

“Mr.Grady,关于霍思金的想法,即恐龙运用到战场的计划,你有什么看法吗?”


沉默良久。男律师等待着Owen回答。

“什么意思。”

Owen靠向椅背,两手抱在胸前。

“关于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你是目前唯一一个驯服过恐龙的人,我们需要你的看法。”

Owen有些不悦。这些人居然是霍思金之流。

“无意冒犯,Mr.Grady,我们只是对这次暴乱事件里的一个小小的细节进行评估。每一个在事件当中参与过的人的言论都可能帮助INGEN在一大堆麻烦事里找回一点点主动权。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

“好吧。恐龙是不可控的,就这一点就足够证明把恐龙运用到战场上是不可行的。除非我们真的能够控制他们,使他们听从命令。但事实上没人能够做到。他们是野生动物,他们的本能和行为方式我们至今都没有研究透彻。更何况INGEN制造的恐龙根本都不是真正的恐龙。谁知道在他们的基因和血液里面又会隐藏着什么样的本性?”

“最后还是回到了控制问题上。”

Owen深吸了一口气。呵,这些人脑子里只知道控制。

“无论是否能够控制他们,我都不愿意再看到恐龙死亡。你不会愿意感受的,那些巨大的恐龙尸体,我的迅猛龙们死掉的时候。”Owen拿起又喝了口水,半张脸都藏在了杯子后面。

女助手和男律师都看着他。男人刚进来时的随意和无谓在谈及迅猛龙变成了隐藏的尖刺,再继续说下去可能对方就不会再配合了。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决定以后再说吧。反正有的是时间,而且上面还没有明确指示出对这个男人的处理结果。

“感谢你的配合,Mr,Grady。会议结束了,你可以离开了。”

Owen没有说话,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

西装男还在外面。Owen走到电梯面前,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是的,Owen现在心情很不好。

那些千篇一律欲盖弥彰的证词他早就已经滚瓜烂熟,可是今天还是第一次有人再一次如此直接地挑开了他不去回忆的事情。

他怎么不知道公园聘请他的目的呢,他只是一直都尝试忽略罢了。离开海军部队,他只是想过平静又有趣的生活,而他的迅猛龙正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这种危险的情感联系刺激又令人感动,让他都忘记了训练迅猛龙的真实目的。直到霍思金以粗鲁的方式直接挑明,Owen明白这都是他必须面对的最终结果。Field test。

这样看来自己的自欺欺人多么可笑。试图把一切都归于崇高的人与动物的感情中间,但事实上自己在做的事正是为了把恐龙的危险性运用到最大程度。他的迅猛龙,Blue,Delta,Echo还有Charlie,是他的伙伴,也是他们的试验品。

他允许自己在睡梦和无聊时回忆他们。回忆岛上潮湿炎热的空气,机油和金属味弥漫的围场,还有自己的好女孩们。

现在只剩下一个Blue了。

他在Blue最后的询问里选择了离去。他的恐龙无奈地转过头,似乎是在叹气亦或是不舍。他并不知道自己在Blue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果真重要的话,又为何会在和暴虐相遇的时候倒戈相向?

可是他还是想念她。Blue现在已经没有同伴了。岛上是否有其他迅猛龙也不可知。她一个人会去哪里呢?会回到围场吗?是在岛上漫无目的地闲逛吗?她是否会记得有一个叫Owen的愚蠢人类和她一起共事过?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是崭新的。纳布拉尔岛那么大,足够这位聪明的姑娘四处玩耍了。

下雨了。那些手提公文包的“杀手”们挤在公司门外的屋檐下,看着大雨哀声叹气。Owen的摩托停在路边被淋成了狗屎。

Owen走进雨里面。他不想等到雨停了。现在他只想赶快冲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大概在梦里面他会忘掉今天上午的这场莫名其妙的对话。



TBC




注释:
[1]1988年A场地纳布拉尔岛上的第一个侏罗纪公园动工,1993年将要完工的时候岛上发生了事故,这使第一个公园还未开放就直接废弃了。B场地索纳岛也被“嘉里莎”飓风(Hurricane Clarissa)完全摧毁。而哈蒙德的侄儿宣布的“侏罗纪公园”重建计划也被不可控制的恐龙们毁掉。故有夭折过无数次的侏罗纪公园一说。

[2]一代公园被毁后,INGEN公司面对严重的财政危机,公司股价从78个百分点跌倒了19个百分点。

[3]这里调侃的是Claire等一众精英女士的发型。

资料来源于网络。


又是拖了好久的更新。这章简直流水账 让lo主哭会儿_(TAT」∠)_

还我酷炫拽的Owen papa !!!

评论(5)
热度(15)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