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vation行为观察 13-14 霸王龙X暴虐 NC-17

13.


13:00,INGEN大厦,32楼会议室。


沿桌而坐的的是公司高层和研究室主任。空气安静严肃。录音笔发出声音,是上午Owen Grady的问答记录。


录音外放结束。没有人说话。


Owen Grady的话提供了可能性。虽然并没有什么用,不过是INGEN自己给自己打的强心针。看,这还是有可能的嘛。


财政危机快要把INGEN搞垮了。MGC已经明确表示如果情况不可扭转,那么就会放弃INGEN。


“现在投票吧,关于INGEN投资参与恐龙实战研究与运用。”


没有人动。


这是INGEN的孤注一掷。他们已经在恐龙上面耗费太多时间精力和资金,然而恐龙基因技术研究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首推项目。合作方开出了他们不得不接受的条件,如果成功甚至能够和政府扯上关系,这能够保证INGEN会有强大的靠山。但同时他们又不能失败。恐龙再一次失控或者研究失败,那么INGEN将永远不可能再东山再起了。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选择。INGEN一直以来都受制于MGC,国际遗传联合体已经挖空了他们的技术堡垒。现在MGC却要放弃他们。


在场19人,弃权4人,剩余15人。12人都投了赞成票。


INGEN再一次卷入到了恐龙的战争里。


 


14.


鲜血顺着溪流一缕缕地流到了Rex面前。山一样沉重的脚步声从河道那边传来。


霸王龙叼着某只遭殃的鸭嘴龙回来了。熟悉的血腥味对于现在的Rex来说无比的令人反胃。于是Rex反身回到了营地。(说是营地不过就是稍微整齐一点的山洞和空地。)


几个月过去了,Rex的伤在渐渐好转。脱落的血痂下面是新生的皮肤,颜色有别于其他部分,不可避免地留下了疤痕。


人类真是娇气且弱小生物。容易受伤,体温不变,进食缓慢,行动笨拙。Rex了解到这具身体是多么使自己厌恶。Rex尝试过吃生肉,回报他的不是令人足的血味而是抽搐的胃袋。沿着河流奔跑,一会儿就会感到呼吸困难。当有其他恐龙出现的时候,自己只能躲在树叶中间,等待着对方察觉到自己的气味离开后才能出来。Nidhogg有时会一连几天变成恐龙的样子到处走动,自己的耳朵和鼻子就要忍受对方震耳欲聋的咆哮和难受的气味。然而自己尽力把头仰起都不能看到Nidhogg的头颅。有时候他会弯下身子看自己,张开嘴试图恐吓,自己只会被迫走开。


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Nidhogg有时候会嗅自己。是的。像判断猎物食物一样的,把头低下来,用他冰凉的巨大的鼻梁凑近自己,然后吸气。
Rex发誓,只要Nidhogg再敢舔自己,自己就在对方变成人形的时候把燃烧的火炭倒到Nidhogg脑袋上。
尽管Rex对有关Nidhogg的一切都感到厌恶,但是他不得不依靠Nidhogg习惯人类的行为方式。


他看着霸王龙变成人形从树的那一边走过来。还好他记得穿衣服。


Nidhogg看着营地。果然。暴虐又一副冷淡的模样坐在那里了。


他知道,暴虐可以理解一些基础的人类语言和行为,却不屑于表露和交流。有一点他一直在尝试,但从未成功过。那就是让暴虐出声。


他采取过各种方法。比如试图用恐吓让暴虐尖叫,或者故意做出诸如嗅闻之类羞辱的动作激怒暴虐。但都没有成功过。


现在自己又和暴虐面对面坐着了。正午光线强烈,空气炎热,暴虐正百无聊赖地扇动着衣摆,像是等待训话的叛逆青年。他知道自己又要教他发声了。


“人类的发声器官不是共鸣腔,是声带。你要让它震动起来。”Nidhogg说完啊了一声。


“感受到你的喉咙在震动,不是使劲地吹气和呼气。啊——听到了吗,像这样。”


暴虐斜睨了自己一眼,眼神扫过自己的额头到大张的嘴到咽喉,在喉咙的地方停得最久。这种眼神,就像那些监测自己的饲养员,又想是试图猎杀自己的怪物。Nidhogg闭上了嘴盯着暴虐。


“管好你的眼睛。现在给我练习。”


于是,Nidhogg看着暴虐张开嘴打了个哈欠。


 


Rex现在想睡觉。他当然知道Nidhogg想让自己做什么,震动声带,发出声音——在之前无数次失败的学习过后他私下里尝试过发声,但咽喉和脖颈下方的突如其来的剧痛告诉他,


Nidhogg迫切希望的事无法成功的原因就在他对自己做过的事。那些撕咬和攻击。


 


Rex为“颈部重伤而无法发声”的事实感到莫名的愤怒。看吧,那只蠢龙自己造的孽却还要算在自己头上。尽管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也无法忍受因为霸王龙的突然出现喉咙因为肌肉绷紧而产生的阵痛了。好像有人把刀子从嘴里戳到了脑子。


 


抗拒训练的结果就是,Nidhogg更加锲而不舍地对他进行教育。


 


看着霸王龙愤怒又不敢发作,烦的不行却要忍耐的样子真是有趣。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法发声的原因。Rex迎着Nidhogg愠怒的视线懒懒地看着。


Nidhogg一遍又一遍地示范、讲解(其实没什么正常人能够理解他的教学方法),暴虐不过是敷衍地跟随他的动作张张嘴而已。



终于,Nidhogg气急败坏地张开嘴,试图把声带展示给Rex看。


“你看,就是喉咙里面那两条带子一样的东西。天哪你怎么就是不会!”Nidhogg站起来愤怒地走到暴虐面前蹲下,“让你该死的喉咙用点劲儿。就像这样,啊——咳咳咳!”


本来抬头啊个不停的Nidhogg被呛到了。暴虐突然凑到自己面前盯着自己口腔内部,像是认真的学生观察实验结果。Nidhogg闭上了嘴站起来,暴虐的视线被自己的动作牵引着。他抬头冷静地看着自己。


Nidhogg沉默一会儿,努力平复着翻涌在胸腔的烦躁和怒意。


 


“好。听着暴虐,”他眯起眼睛,“在你发出声音之前,没有食物。”


暴虐果然瞪大了眼睛。然后就是溢出眼眶的不屑和厌恶。


该死的霸王龙。他果然会拿自己依靠他这一点作为威胁。可是自己说不出话本来就是他造成的。自以为是的混蛋。


尝试着用力,痛感依旧没有消失,把上升的气流截断在喉咙里。






TBC




又是好久都没来的更新 各位看官我错了(深鞠躬


愚蠢无脑的日常相处,今天也依旧充满了王八之气的Nidhogg和高冷看笑话的Rex。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暴虐说话的声音hhhhhh


感谢收看。

评论(11)
热度(30)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