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15 霸王龙X暴虐 NC-17

15




正如Nidhogg所说的那样,自第二日始他就没有给过Rex任何食物。


Rex对此怒不可遏,从他盯住Nidhogg的视线和阴沉的脸色就可以看出。但是Nidhogg更加愤怒。这愤怒由数日以来毫无结果的交流和愚蠢的自说自话堆砌而成,暴虐的毫无反应正是印证了自己的无聊。而这正是Nidhogg从被关进玻璃展馆里一直所避免的。


沉默成为习惯和日常。Nidhogg选择不再关注Rex,因此外出的时间和频率都在增加,有时候甚至连续几天都不曾回来。倘若回来无一例外地就会看见双眼通红的Rex盯着某处发呆,可能是一片叶子,一块树根,甚至早就冰冷的木炭。他不再理会Nidhogg。他看上去似乎没有休息,而是把自己放置到某种强制清醒的幻觉和过往之中。


但他看上去并未因饥饿而产生过一丝对Nidhogg示弱的想法。(谁知道呢?或许他只是饿到说不出话来了。)直到有一天Nidhogg突然回来时看到地上黏稠着羽毛的血块和尸体,还有满嘴是血的暴虐。


暴虐面无表情地和自己对视,一丝波动也无。不惊讶,不好奇,不躲闪,不恐惧。他就这样似是冷漠似是挑衅地看着Nidhogg。猩红的还未冷去的血液顺着唇缝向嘴角蔓延,快要滴下。他冷静地伸出舌头舔了舔。


Nidhogg在Rex吞咽的时候动手了。他示威性地跨到Rex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那毫无生气的脸。然后把还未动过的鸟类一只一只的用脚碾碎。血沾满了他丛林靴的鞋底。


暴虐微仰着头和自己对视。毫无反应。只有滚动的喉结表示他还在吞下嘴里残存的味道。他难道没有感情吗?还是说被那天自己几个巴掌打得更蠢了?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暴虐宁愿自力更生也不愿意理睬自己,那么剥夺他自力更生的能力不就好了。


Nidhogg这些天来第一次开口。“我记得我说过,在你能出声之前是不会有食物的。”


他嘲讽地勾了下嘴角,把脚移开,脚下是血肉模糊的一团。“这就是你的方法,自己抓来吃。”居然只能抓鸟。“再饿下去你也会继续抓鸟吗?我可是听说你曾经把你的同伴杀掉。不过你现在可不再是一条丑龙了。现在,你会因为擅自进食收到惩罚。起来跟着我。”


暴虐没有反应,除了缓缓地捏紧了地上的沙石,丝毫没有听从命令的意思。


Nidhogg沉默了一会儿。他伸出手准备把暴虐从地上提起来。他抓住了他的衣领,但是Rex一动不动,眼神空白尖锐。于是Nidhogg再一次用力。“给我起来你这个杂种怪物。”


冷漠苍白墙皮一样剥落下来。裂痕爬满了暴虐的脸。暴怒和戾气的墨水从沉默的面具下面喷溅出来,浅色的眼睛里骤然激起狂风暴雨。Nidhogg为这突然的情感爆炸措手不及,对方过于深刻生动的表情,连同从地上暴起的劲风和脸上的重击刺进了自己的双眼,带来烈焰灼烧一般的疼痛。狰狞着的,疯狂的怒气。被一拳揍得转过身去的霸王龙终于想起暴虐的本性。D-REX。恶魔暴龙。


Nidhogg往后跌了一步,然后迅速地转身试图制服Rex,就像他之前做得那样。然而就在他的手将要抓住的时候,Rex一脚蹬在Nidhogg腿上。Nidhogg的手被迫离开,重心不稳向后退去,和Rex拉开了距离。Nidhogg以为暴虐会乘此机会逃跑,离开自己的管制,但随之而来的刺眼的日光和背后沙石的粗粝让他苦不堪言。Rex把Nidhogg扑倒在地上。他抬起手臂,把拳头一下一下悉数送给地上的人。


怒火让Rex头部胀痛耳鸣。饥饿,屈服,沉默,侮辱。该死的霸王龙。他有什么资格提起他的过去,他有什么资格来评价。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他竟然利用食物威胁自己。他竟用饥饿威胁自己。他想要什么?想看到什么?自己现在的这副鬼样?


他沉默着,安静地做着最凶残的殴打。然而Nidhogg竟然没有叫一声疼。他看见霸王龙的脸流血了。凸起的指节上,温热的血液被热带闷热的风拂过,然后在再一次的痛击中染上更多的温度。不可原谅。(心跳声太大了。)这一切都不被原谅。这贱弱的身体,眼前流血的人,伤痛和屈辱和回忆和沉默和愤怒。不可能原谅。饥饿绝不可能被原谅。


眼前的一切都随着跳动声开始扭曲。只有Nidhogg半眯着躲闪的眼睛探照灯一样在幻觉中亮起,像是干涸凝固的锈红色血液让自己恶心。Nidhogg努力地挣扎着往暴虐的肚子上招呼了一拳。对方停顿了一下,发出窒息般无声的嘶吼。


熟悉的失控感毒液一般浸染了全身,从被沙石磨破的膝盖还有自己的动作流走,或是增多。无法排解,无法离开。手上机械般的动作迅速耗尽了力气。可是这种程度的伤害根本不够。Rex把Nidhogg的头从地上拉起来试图砸向地面,就像他曾经对他做的那样。


仿佛能听到血液逃窜的声音。这脆弱的躯体承载不了这样的疯狂。心脏骤然紧缩,眩晕感击中了Rex,让他瞬间脱力和失焦。Nidhogg感受到身上的停顿,停顿得迷茫和无措。趁此机会Nidhogg屈起膝盖,用力地把Rex从身上掀了下去,在对方恢复身形之前一个翻身压到背上,把暴虐的手臂连同肩膀反扭到身后。Rex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发出剧痛的惊喘。


Nidhogg就这样把人往山洞拖去。沙石蹭破了Rex的腰。他狠命挣扎着,但是力气早就耗尽,只能看着霸王龙把自己按在堆放杂物的架子下面,伸手摸来登山绳一圈一圈地把自己和架子缠在一起。


就在Nidhogg把手绕道Rex后面打结的时候,Rex突然一口咬上了Nidhogg的脖子。Nidhogg疼得大叫了一声。这简直是不亚于恐龙时打架得力量。他伸出手捏住暴虐的下颚逼迫他松口,一边把人往外扯,然后用力甩开。


他吸着气起身。真他妈疼。暴虐侧着头,额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见对方的两颊因为咬紧牙关而轻轻颤抖着,极力抑制着未完的愤怒。Nidhogg从未想过暴虐的反应竟然这么大。说不上莫名其妙,但是暴虐疯狂的神情仍旧让他有些发憷。


Nidhogg一边往嘴里灌水一边往外走去。现在暂时不要进行任何交流比较好。Rex在他看不见的阴影里沉默地呜咽着。两人皆是脸上一片濡湿。一个还未意识到自己挂了彩,一个是从未意识到这是眼泪和哭泣。






TBC


日常就是,打打架,打打架,打打架。
不得不说写殴打Nidhogg真♂是♂爽♂啊!
上次更新是多少年前了?我装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不过还有人在看真是太好了。谢谢大家

评论(7)
热度(28)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