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19下 霸王龙X暴虐 NC-17

本来决定一口气写到Blue出场,但是我写完19就困了,嗯就是现在困了_(:з」∠)_

观众老爷别打我 明天Blue就第一次上线了。


19下

他们又回到了这里,当初大打出手的地方。

几乎没有可供避雨的地方。Nidhogg沿着碎裂橱窗寻找,发现落下的广告牌遮挡的商店入口。但愿里面没有积水。Nidhogg希望着,用力搬开碎裂水泥石板,把Rex拖进阴影中。

扑面而来是灰尘的干燥陈腐气息。雨声被隔绝,成为隐约响声。Nidhogg观察周围形式。碎裂泥石掉的到处都是,墙壁上有黑色裂痕,甚至露出钢筋铁骨,外部光线少许进入。货架东倒西歪。缝隙中堆满掉下的各种商品。零食罐头碎裂露出内部腐毁。明信片、游览手册皱缩发黄。侏罗纪世界售卖的恐龙毛绒玩偶接连泡在雨水中。那只售价最高的超大霸王龙玩偶甚至少了一只眼睛。

这里没有可供休息的地方。于是他扶起货架,看到超市内部,似乎有一个小小内间,属于工作人员,或者是库房。

Rex无声无息地跟随Nidhogg跨过无数垃圾,像是随时可能散架的木偶。Nidhogg推开门,把Rex按到在冰凉的皮面沙发上。

他现在还浑身赤裸。没有携带多余衣物,Rex全身湿透,两人都在打着冷颤。当务之急是找到衣物。Nidhogg在一堆箱子中间只找到了侏罗纪世界纪念衣物和各类装饰或者帽子。真是该死。他们现在得把平生最讨厌的标志穿在身上。

Nidhogg脱下Rex的衣物。彻底变成暴虐的保姆了,他想。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带个麻烦在身边。暴虐冷漠,任性,暴戾无常,他们本是敌人,现在却成为同伴。也许他只是孤独。

换上干燥衣物后,Rex仍旧满身湿气,脸颊、脖颈被烧得通红,抱着背包昏昏欲睡。Nidhogg拿走背包,他就直接倒在了沙发上。冰凉的皮面和皮肤接触。他轻轻蹭动试图缓解高烧。

抱着侥幸一试的态度,Nidhogg在商店里寻找食物。然而他只找到了破裂的薯片口袋、发霉的面包和各类稀奇古怪零食。这不可能是让他们情况好转的食物。难道除了再一次冒雨外出觅食以外别无他法?Nidhogg心情糟透了。暴虐高烧不止,奇形怪状。自己头痛难忍。最要命的是饥饿。暴虐再来和他打一架他们俩就真的会死掉了。他们现在以人类的形态企图在人类的地盘找到生存的条件。需要食物,药品,温度,清洁水源。这一切又要到那里去寻找。

那些人类一定在这个岛上有什么东西供他们吃喝拉撒。他找到游览手册。上面有岛上区域分布和各类设施。那些人类的字母密密麻麻排列,让他头更痛了。他并不认识这些词汇。他的言语是听了人类叽里咕噜几年自己学来的。然而这软烂的纸页上写的是什么鬼。

他努力回想着仅有几个认识的人类单词。D-A-N-G-E-R-,D-R-U-G,G-O-A-T。还有什么。还有F-E-E-D和P-E-R-F-O-R-M-A-N-C-E.这是他认识的最长的单词了。毫无头绪。人类真是麻烦又可恶的生物。Nidhogg愤怒地翻动着手册,试图在图画上发现一点有用的信息。然后他看到了公园的酒店介绍。

图上是洁白的床铺。还有地毯,鲜花,浴室。餐厅介绍图上有食物。这是什么鬼地方——放大的单词写着H-I-L-T-O-N。记住它Nidhogg。H-I-L-T-O-N,H-I-L-T-O-N,H-I-L-T-O-N。他一遍一遍地回放这几个字母的样子,开始在地图上一点一点地寻找。

光线幽微,红棕色头发的男人弯腰把纸页放到光线下,周围是自己和D-REX打架造成的狼藉一片,手指一行一行、一处一处地寻找。光线照射在软塌塌的纸页上,在他的脸部显出小块光斑。纪念衫太小了,衣料滑稽地绷在他身上,露出健硕腰线。丛林靴里灌满了雨水和泥沙。

Nidhogg终于找到,带上刀具即刻出发。他竟然祈祷着暴虐不要死掉。


TBC

评论(4)
热度(12)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