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猫头鹰王国】将死之言 2 SorenXKludd 赛林X昆郎 拟人 PG


精英四人组回到他们的树洞。曙光一进洞,就开始大发雷霆。谁都没有心情再去劝他。曙光发出愤怒的咕哝声。迪格看向赛林,没有说话。每个人都是心情复杂。

“赛林?”洞口响起伊兰婷的声音。她走了进来,坐到赛林对面。他的妹妹此刻因竭力抑制住情绪而颤抖着。

“我听说了。关于审判的事情。”

赛林没有说话。她看着伊兰婷美丽的眼里渐渐涌起泪水。

“我知道,我知道昆郎犯下的罪非常严重。可是,可是我一想到议会对他的处决,我就…我就……”她哽咽着说不出话。

“是啊。处决。我无法想象珈瑚会给他什么处罚,但那一定是会载入历史的。”迪格严肃地说。

吉菲看了看各位。“我也是。珈瑚从未出现过需要经由议会审判的罪人,那些罪大恶极的猫头鹰在战场上就被杀掉了。”

“审判——哪里需要什么审判!直接杀掉他!我正为当初他没死透而后悔呢!”曙光又开始咆哮。

“天啊,杀掉他!”伊兰婷终于哭出声来。“我知道…可是,我怎么能看着昆郎死呢?他毕竟,毕竟,他是,是我们的——”

“哥哥。”

四双眼睛一齐看向赛林。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同伴。然后他一个人离开了树洞。


赛林现在只想安静一会儿。于是他向巨树树冠上飞去。

晨曦透过缝隙温柔地渗透,嘣嚓嚓太太优美的安眠曲回响在林叶之间。说话声渐渐隐去了。赛林感受到树梢冰冷的气流,他抓住身边一条藤蔓,荡到了废弃的露台上。

海浪在日光下化成刺眼的泡沫。瑚鲁米尔海被层层雾气掩盖,看不到天和海的边界。珈瑚巨树托着赛林在海与土地之上。他感觉不到自己的砂囊。那里像是有许多黏糊糊腐坏的浆果汁,又像是吞下了许多烧灼的金属块。

他势必会去探望昆郎。无关乎他的个人意志。就算他不去,白伦也会让他去收集昆郎的陈述。

自己应该以什么身份、什么态度、何种情感去面对他。他明白他们互相都不再视彼此为兄弟。他的失望、愤怒和悲痛早就随着他对伊兰婷的折磨、对一指大师的折磨、对提托或非提托猫头鹰的折磨、珈瑚守卫者的牺牲消逝。曙光撕开昆郎翅膀的时候他只是感到触目惊心而已。或许他可以尽一个珈瑚守卫者的义务,尽可能公正地对战俘进行调查。

看啊,我对他连怜悯都不再有。赛林在眩目的日光中对自己说。

他的眼睛被刺痛了。于是他闭上眼,在巨树顶端的冷风里入睡。泪水还未流下就已全部干涸。


夜餐的时候,马丁和红宝石坐到赛林这桌。皮圈太太不得不再拉来了一张桌子。

马丁对皮圈太太道谢,然后转过头。“赛林,你还好吧?”

“一切如常。”

“虽然让人不好受,但是我听说议会已经指派你和丽莎对金属嘴进行审问。”

赛林有些疑惑。这种事情要他参与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没有督导带领,而且还是让他和丽莎一起。浆果收获节快要到了,他不想因为这个工作而耽误收获。

“需要多久?”

“具体我们也不清楚。大概例会的时候就会把你和丽莎叫去说明吧。”

“浆果收获节要到了呢。”吉菲叹息了一声。

伊兰婷似乎想到了些什么,悲伤地低下了头。

“浆果收获节!”红宝石欢快地叫了起来,然后又耷拉下眼皮。“要是金属嘴不在,我们大概现在就开始准备了吧。”

迪格把烤田鼠肉塞进嘴里。“但愿巨树别因这件事闹得心神不宁。别耽误了好日子。”

“审问有任何意义吗?只是在浪费时间!我打赌就算是丽莎那样尖酸刻薄都没法让他承认半条自己的罪行!”曙光把叉子啪地砸到桌上。

“注意你的言辞!议会会叫我去是因为我不会像你这样在餐厅大喊大叫。”

对面桌的丽莎唰地站起来,恶狠狠地对曙光说道。

“更何况我可比某些粗俗鲁莽的猫头鹰有学识多了!我可知道怎样利用猫头鹰心理和自己的口才让金属嘴乖乖就范!”

他们就开始在餐厅争吵起来。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赛林看着默默流泪的伊兰婷。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因为他无法与她感同身受。他只能默默地插起烤田鼠肉。

他砂囊里激荡的金属块使他感到锐痛。那一块滚进来的鼠肉又被他生生噎了出去。他弯下要吐在了地上,一阵恶心。

从那以后,赛林再也没有任何食欲。

TBC

评论
热度(9)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