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一些事实,一些zqsg

墙头踌躇。

小细:








队2前半部分里rumlow和steve的交流虽然不算多,但都有信息量:


第一次是影片开头,steve带着寡姐和特战队一起出任务,叉骨在这一段里跟steve打嘴炮开玩笑,说“你看起来没我不行啊”;


第二次是尼克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叉骨受命领导特战队“护送”steve回神盾局,这里他表现得对steve相当尊重;


第三次就是电梯那一幕,他进入电梯后和steve报备了特战队的去处(虽然是瞎编的),并且表达了对于局长遇害的遗憾,没过多久便开打,并且说出了那句很谜的“我只想说这不是私人恩怨”,并引出了steve把他打趴下后更迷的一句“我感觉挺像私人恩怨的。”


这三次交流虽然短,但很明显表现出一点,那就是rumlow和steve已经算是非常熟悉的同事了,他们此前显然合作过不少次。电影里没有明确表现出rumlow是否了解冬兵早年有关steve rogers的过去,但如果让我猜,他是知道的。


如果rumlow了解冬兵的过去,知道冬兵和steve rogers的牵连,那么他这个人就很值得玩味了:他和steve共事时的言语和表现都非常自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而当他面对steve rogers时,他心里会想些什么?他会好奇这个人是否还挂念着他那个已经死了七十年的老朋友吗?他面对冬兵时,又会如何将这个冰冷的人形兵器与他白天共事的cap联系起来?


我的进一步疑问是——在漫画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rumlow很年轻时就被红骷髅招募了,MCU里他何时开始为九头蛇卖命还无从得知,但假设队2里的他45岁(已经比演员实际年龄要小了),20岁便被招入特战队,并且那时候冬兵就已经被从苏联人手里移交给九头蛇作为资产使用,那么就可以说,他已经认识冬兵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冬兵由于常年的冷冻,生理年龄几乎没有变化,而rumlow从二十几岁变成了四十几岁,就算特战队和“资产”的接触再少,他们之间也不可能什么交流都没有。


脑洞暂且不说,让我再上几张截图:














说我cp脑好了,但我至今还在纠结那间地下金库里Rumlow看向冬兵的眼神。我不相信导演会在片子当中放出任何多余的镜头,哪怕只有两三秒,多余就是多余,有意义就是有意义,所以接下来的猜想都是建立在“rumlow的那几眼不是无意义的凑数镜头”这个前提下进行的:


在这场冬兵被质问、被哄骗以及被洗脑的镜头里,rumlow显然因眼前所发生的而感到震惊。随后当他跟随皮尔斯离开时,他甚至回头看向冬兵,似乎难以接受所发生的一切。冬兵所遭受的对待似乎令他感到不安、不适,以致于让他难以控制自己的反应,而他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打手和喽啰,他是STRIKE的队长,是个经验丰富的双面间谍,在他的职业生涯里rumlow肯定也没少折磨过别人,比这残忍恶劣得多的他应该也没少目睹过——


所以说,(冬兵的受苦)本不该对他造成什么影响,让他有什么反应的。


根据D23上那段预告的内容,变成叉骨的他在被steve打倒后,用一种“恶毒的、嘲讽的语气”对steve说,"You know, he remembered you. Your pal, your buddy, your Bucky. "


第一次看到这个repo时我其实是拒绝的,因为这句话看起来真的太奇怪了,他想要借bucky来激怒steve,这个不难理解,反正他是反派,反派天生就是要通过这种恶毒的事来让主角难受的,ok,没问题,关键是,他在这一句话里还tm用了个排比句式,“他属于你”这么个简单的事实他在一句话里说了三次……就算我想太多了吧!但我觉得在这种异乎寻常的强调之下,他这句话听起来除了恶毒,还有相当成分的嫉妒。队2电梯大战里他怎么说来着?他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cap,这不是私人恩怨——”,“恩怨”这个词还没说完,他就低吼着把电棍往steve肚子上戳了。


最后说一下384在网易采访里的那个回答,关于Bucky与九头蛇的关系,他说,“某种程度来说,他们就像是他的第二个家。”


有人觉得他的这个解读很惊悚,但我觉得,这句话根本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地方,队2里冬兵对于皮尔斯的顺从态度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天天被人在耳根子边念叨“你做的是正确的事”,“这是为了世界和平”,从冬兵的视角来,九头蛇虽然残忍冷酷,用极端的手段来对待他,但它的确就是个赋予他归属感和存在价值的组织,即使这种归属感和存在价值都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没了九头蛇的谎言,他知道他是谁吗?队2只有短短几天,而他作为冬兵已经过去七十年了,在这七十年里,他的父母都去世了,咆哮小分队的人都老去了,steve还在五指山下压着,假设有天他从九头蛇手里逃出来了,他能去往何处?他是谁?他来自哪里?


在九头蛇手里,他是个“为了世界和平而做出自己努力”的杀手;没有了九头蛇,他是个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观众有上帝视角,观众知道九头蛇是乌龟王八蛋,知道九头蛇赋予他的身份和存在价值全都是胡扯,他上哪知道去?


更别说他成为冬兵的时间已经比他不是冬兵的时间漫长太多了。长年累月的物理洗脑和精神灌输,悄无声息地彻底摧毁一个人原有的记忆,而记忆是人用来建立自我认知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的最重要的基础,如果不是唯一基础的话。一旦失去这个,失去了用自己的记忆来构建身份和认同的机会,一份“属于着什么”“为了什么意义而存在着”的归属感比吃饱肚子都重要,哪怕这个归属感是病态的,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在九头蛇手里度过了这么多年,就算他身边99.9999%的人都是邪恶的、彻头彻尾的人渣混蛋,还有0.00001%可能是不那么邪恶、不那么人渣的。没错,反派也要分程度的,不是每个反派一上来都无药可救、一打娘胎出来就是丧心病狂的行走炸弹的,至少在我眼里,队2时期的rumlow可能就是那0.00001%,理由上面说过了,地下金库里他的那几眼足够说服我,更多的就有脑补嫌疑,我不细说了。




我真情实感完了,留着明年打脸吧。




参考





评论
热度(539)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