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猫头鹰王国】将死之言 4 赛林X昆郎 SorenXKludd

N久更新。虽然没人看 撸着玩哈哈哈哈哈




















很快,就到了丽莎和赛林进行审讯的时候了。

走进大树地底,即使健谈如丽莎也闭上了嘴。

黑暗带来的压抑使赛林失神。眼前坑道幽深,地下冰凉冷湿的空气扑倒脸上。巨树粗壮根系裸露,组成一道一道限制行动的屏障。

黑暗和寂静。这是巨树千百年来得以生长的养料。历史被她的根系洞穿、分解、消灭,以此支撑起地面上的白昼。

昆郎最终会成为这黑暗的一部分。赛林想。

这真是诡异。地牢里只有一扇铁门紧紧关闭,其余都洞开着,没有任何人在那里。他是唯一一个被关在这里的罪人。或许珈瑚的历史中鲜少真实地存在罪人。

赛林疑惑。那些恶人到哪里去了呢。在图书馆他并没有看到任何记录。

黑暗在他眼前呈现出大理石一般的纹路。丽莎的瞳孔在灰白黑暗的丝线中闪烁,那是几乎与黑暗融在一起的烛火。

他看见层叠黑暗中的昆郎。他们至少还是把他冲干净了的。现在,他的哥哥穿着黑色的囚衣,躺在珈瑚巨树的脚下,仿佛已经死去。

丽莎激动地颤抖了起来。她腮骨下褐色的斑点羽毛全部炸开来。她竭力抑制着杀掉他的欲望。思趣的死再一次狰狞地浮现。她竭力用最平静的语气开口。“我们有事问你。”

赛林盯着那团暗影咽了咽口水。他知道他已经醒了。他现在正在看着他们。他能感觉到。那道阴冷的视线穿过黑暗和灰尘落在他脸上。还有那防备而又急促的呼吸。他都听见了。

丽莎向前走了一步。赛林拿着烛台也向铁门靠近。他看到了他哥哥的脸。那是一个顺着伤疤延伸的冰冷的唇角。他看他们如同看老鼠。


木笔被丽莎的指甲刮的咯咯作响,愤怒让她的脸上充满嘲讽,以至于白兰不得不伸手把笔拿了过来,搁在一片空白的记录本上。

昆郎拒绝说话。他们在地下冰冷的黑暗里站了几个小时,成果是一连串凝固在赛林手上的蜡油。

在第三天木笔终于快被丽莎掰断的时候,丽莎怒火中烧地向白兰提出她退出工作。

“这无关乎责任心。事实上,我非常同意曙光的话。如果我们真的有作为珈瑚守卫者的责任心的话,就应该现在、立刻把那个该死的金属嘴处决!”

“我们需要公正与耐心。”

“公正与耐心?”丽莎冷笑出声。“金属嘴,这个罪大恶极的极端种族主义分子,我们为了杀死他牺牲了思趣,牺牲了无数猫头鹰,潜入圣灵枭,飞到北方王国招兵买马学习冰刃,经历过这一切之后还要求我们公正与耐心?”

“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了。战争从来就没有公正之处。现在,我们还需要耐心与公正对待这个恶徒?”

“丽莎。”白兰试图与丽莎交涉。

“够了,我的王后。我退出。我不会再去地底。”说完丽莎便离开了树洞,留下赛林一人。

白兰叹了口气。“赛林。”

“我在听。”

“丽莎退出了,可是这个工作必须有人接替。需要我再为你找个搭档吗?”

赛林眨了眨眼。再找一个搭档?谁?吉菲?迪格?马丁?谁还能比丽莎更能说会道?还有谁能够比丽莎坚持更久?

“我想我可以一个人工作。”

“我也这样想。虽然他想杀你,但整个珈瑚树也就只有你能够坚持下去了。”

白兰起身,在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

“这是议会需要他承认的罪行和必需回答的问题。别奇怪为什么现在才把明确的资料给你。这是计划的一步。”

“什么计划?”

白兰笑了笑。“当然是审判昆郎的计划啊。”



TBC

花了几百元买了英文原版。不得不说原版真的好看得多。
如果我把这篇改成ABO有人看吗。
好想欺负昆郎啊 好想欺负昆郎啊。
能够把动物脑补成人形,我这脑部能力也真他妈奇幻

评论
热度(11)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