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22 霸王龙X暴虐 NC-17

开始填坑TUT


首先要说对不起 之前承诺的一直更到Owen和Blue见面 在经过重新构思过后 可能会还要更后面一点 我尽量保持寒假日更的进度 这个寒假应该是可以更到Owen和Blue见面的 请大家监督我!


然后 就是非常感谢一直在关注这篇文和一直催更的GN们(深鞠躬三次) 我是去年国庆之后就停更了 到现在已经有将近3个月的时间 但是直到3天前都还有GN在看和催 真的超感动(感动得哭了出来)


寒假的更文计划从今天就开始了!我会加油的!








22


Rex自黏着的热痛中挣扎而出。头痛欲裂,被子胡乱盖住身体和头部,一大半都堆在了地上。在布料缝隙中瞄到昏暗光线中的人影,正以滑稽的姿势单脚站立,把一只丛林靴翻转过来,拍打得噗噗直响。雨水和沙土掉落在地上。


Nidhogg转身的时候正对上Rex在厚实被子下窥探的双眼。走过去掀开被子,暴虐在突然降低的温度中缩起了腿。


那些尖刺与骨麟似乎在消退,但他依然看见Rex糟透了的脸色。Nidhogg打开了桌上的医药箱,看到了一个个人类码在里面的小盒子。


Rex强撑着坐起来。汗水把头发粘在额头和脖颈上。眨眼与吞咽似乎都是要命的事情。他看着Nidhogg拿起了箱子里的一个小纸盒,然后脸上出现了愤怒的阴影。他无法思考那代表着什么。


药盒上单词的长度超出了Nidhogg的预计。他撇着嘴从每个盒子里扯出了一板一板的药片放在眼前。他花了几秒钟作出决定。他在每一板药片上都掰了几粒,堆在了一起。


于是,他一手拿着水,一手拖着一把药片走到Rex面前,命令他吃下去。


“不。”Rex仰头看着Nidhogg,立刻回答。


Nidhogg强忍怒气蹲下,试图解释。“你在生病。你必须吃药。”


Rex垂眼思考了一会儿。“病是什么。”


蹲着的人深吸一口气。“你发热,头晕,腹痛,流眼泪,大喊大叫,不停发疯,制造麻烦。这些都是病。”


“……”Rex沉默了一会儿。他想起了山洞里昏沉疯狂的痛觉,Nidhogg死命摁住他的手臂,还有闪烁不断的树叶。雨声潮水般涌动又退去。


“这些是药吗。”


“是。”


Rex抬头在又看了看对方不容质疑的红棕色眼睛。霸王龙眼圈青黑,疲累而不自知。


“我不想生病。”


“那就吃药。”Nidhogg不耐烦地把手里的药凑到了Rex面前。


Rex迟疑了一会儿,低下头,用嘴叼起了Nidhogg手里的药片。


Nidhogg差点没直接把一手的药拍到暴虐脸上。身体一瞬绷紧,完全没有预料到暴虐会直接低下头就着他的手吃药。感受到对方轻轻卷过掌纹的冰凉舌尖还有不小心擦过的牙齿,依然是面无表情,丝毫未察觉一丝不妥。从未有过如此顺服安静的时刻。折磨了他几个月的“物品”和“敌人”此刻正如同一只草食类吞食自己手中的药片,仿佛已为他驯服。然后立刻感到了微妙的别扭。


暴虐塞着一嘴的药片抬起头,纹丝不动。Nidhogg还在皱眉。药片渐渐化开,Rex觉得自己的嘴和喉咙都苦到发麻,想要全部吐出来,但是对方正在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自己。


看到暴虐整张脸都皱成一团的时候Nidhogg才想起把手里的水瓶递过去。暴虐一口咬住瓶口大口吞咽,被药片和水噎到眼角发红。太苦了。


“……你继续睡吧。”Nidhogg起身背对着Rex。


然后,Rex立刻躺回了沙发,皱着眉试图把卡在喉咙里的药片继续吞下去。


 




整理完工具后已经是夜晚。室内唯一一个可以躺下的地方已经被Rex占领了。Nidhogg靠着沙发坐下,沙发的高度只到他的腰部,找不到可以用来倚靠的物体。他侧过头看了看沙发那头Rex紧闭的睡眼。在把暴虐的腿往外挪并把落在地上的被子都堆上去后,Nidhogg靠着一大坨拱起的柔软闭上眼。


 


 




半夜。Rex醒了过来。


他的确是醒了。意识在黑暗中圆睁着双眼,眼皮却难以撑开。浑身麻痹,无法移动。意识和躯体仿佛相互脱离,清醒异常。因此逐渐攀升的温度缓慢地碾压过他冰一样的神经,使高热海啸般席卷而来响彻如雷。他听见自己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仿佛头骨因此开裂,流出脑浆呲呲作响。


就像是持续烧煮一锅浅水。滚烫的铁皮上水珠以肉眼可见的急速化为一滩白色的干渍。喉咙里水分干去的感受让人恐惧。开始无可抑制地流汗。被子压在身上好像有千斤重,汗水黏在了光滑的皮质沙发上,闷在被子里成为回转的热气。生长尖刺与骨麟的地方又痒又痛。全身滚烫黏腻,却连翻身都做不到。


Rex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就像是空地里的一片叶子,被烈日炙烤,失去水分,叶边卷曲。他试图发出声音。这时腿上的异动让他头皮发麻,恐惧到极点。


有东西压在它身上。那不是Nidhogg。


他想大声尖叫,张开嘴,口中呼吸急促,却发不出声音。那个东西蛇一样裹着自己,缓慢爬行而上,所过之处炽痛难忍。热与冷交替着漫过全身,在疼痛的腹部发出空洞的回响。手腿被紧紧地压住。恍惚间血液流窜心脏跃动的声音响彻,如同那日深夜,他在黑色的幻觉中撕开血肉,内心剧痛凛冽至麻木。


他全身的力气都用来睁开眼皮了。Rex以拉开锈蚀闸门的力气看向自己上方。


黑暗中,有着白色面具般脸盘的怪物圆睁着金色双眼,在他与它目光相接的一瞬渗漏出腥臭黏腻的血浆。那些粘稠一丝一丝地落在他身上,把棉被浸湿成破布,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骨血。


在被暗红淹没之前,Rex看见,那双金色的眼睛仿佛在安静地微笑。


 




Nidhogg被持续细碎呻吟吵醒。Rex满脸惊惧与痛苦,发出幼兽细小哭叫。被吵醒的愤怒和压垮他的疲惫让他失去了痛揍暴虐的精力。迷糊中Nidhogg抬起右手拍打着被子底下Rex握紧的拳头,试图以此安抚暴虐,却在对方的哼哼唧唧中又睡着了。




TBC




感谢收看!

评论(10)
热度(26)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