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23(下) 霸王龙X暴虐 NC-17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


23 下

MGC派人把Owen送回房子。他试图判断自己位置,视线被全黑车厢挡了个严严实实。看来这次的计划保密性相当高。Owen下了车。黑色车辆迅速离开,转过尽头路口消失不见。

视野再次恢复成傍晚光线下乱糟糟的草坪、白色的屋脊、灰色的路灯.除此之外,是夜风缓慢吹过。这时他发现客厅的灯亮着。

Claire回来了。

敲门三下,Owen正低下头思考如何问候自己一个月没见的女友,门立即打开。Claire一脚还蹬着白色高跟,看样子也是刚进屋。

Owen对上Claire通透的浅绿色眼睛。前Jurassic World运营主管尽力露出一个快乐的微笑,可是挂不住的疲惫让她无懈可击的妆容充满了裂痕,深浆果色的唇釉仿佛是一个巨大的伤疤。

Owen在回以笑容的时候看到了Claire脸上一闪而过的犹豫和决绝。他认得这个表情。只有在女友要做出重大决定之前,她才会这样扭曲她的脸。不好的预感使思念一瞬凝结在眼底。

尴尬。Claire一脚还踩在高跟鞋里,Owen不知道说什么好。经过之前的事情之后再看见Claire脸上的凝重,他也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开一些玩笑。

“Well,”Claire挥了挥手上拿着的鞋子,“至少先让我把另一只鞋脱了吧。”

 

啤酒装在不知哪里找来的纸杯里。显然,女友不在家的日子里Owen并没有好好处理家里的事情。Claire看着气泡摇摇晃晃地黏在纸杯内壁,挑了挑眉把杯子放到了堆满各种杂志的矮几上。显然Owen不会是那种可以处理家务的伴侣。他也不会是可以负担家政费的那类上流人物。所幸她并没有在地上看见扔的到处都是的袜子和快餐垃圾。

Owen拿着啤酒拉罐坐了下来。相比起Claire对杂乱环境的不自在,他表现出一种适宜的自在。“工作怎么样。你还是成天被他们追着屁股跑吗?”

“比起刚开始要好得多了。MGC和INGEN都在想办法,该推掉的责任推掉,尽量压低事态秘密处理。我嘛,不过是官方代表,出面挨几个箭头,承认错误就行了。”

“哦,那很好嘛。”Owen想到了下午的谈话。看着Claire脸上好不容易露出的放松,Owen开始认为自己签字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沉默又来临。Claire转过头看着自己,暗黄的落地灯把她的睫毛阴影长长地拖在颧骨上。时钟安静地的走着。

“……”她甩了甩一头顺滑直发。“那你呢。这一个多月你在干什么?”

“呃,我去了家修车店工作。你知道的,那种又油又脏的活计。”

Owen觉得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Claire对汽车并不热衷,也不是关心这种事情的女性。他看着Claire努力摆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感到无奈。

“除此之外,INGEN和一些报社也找过我。‘驯龙英雄’之类的。调查的时候我就按照之前我们商量好的说的,没有差错。”Owen补充道。试图把话题拉回Claire的领域上来。

“嗯,很好嘛。这很好。”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Owen快速思考着。他知道Claire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可是却迟迟不开口。他们俩像两个互相试探拐弯抹角的商人,而不是情侣。一个多月来他几乎只给她发短信,而Claire很少回电话。他知道她很忙。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Claire竭力以温柔的语气说道。她看着男人显然就是没有休息好的眼袋。一向习惯于秩序与掌控的她已经快对这毫无意义的对话失去耐心。对一团糟的屋子失去耐心。对Owen不知如何的作息生活失去耐心。

“嗯,你想听什么?”

“任何事。只要是关于你的,你自己的。汽修店的活计,午饭,店员,你海军生涯的故事,甚至是该死的公园的龙。”

“好吧,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Claire伸手示意Owen停下。她感到无聊和乏味。那个岛上性感活力的摩托男现在像是一个受气的沙袋坐在沙发里,顶着一头乱毛,举手投足间都是无所谓。她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好了,Owen,停下。我们得谈谈。”

Owen闭上了嘴。他也懒得再说废话了。

“我认为,”她低头看着拖鞋,似乎在仔细挑选最合适的词汇,“以我们目前的状态,不适合继续待在一起。”

Owen向后靠在沙发上发出轻笑。“这就是你想说的?把我晾在一边一个月然后和平分手?”

“这不是分手,”Claire坐直了看着他,“我没有觉得你哪里不对,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不适合在一起。”

“好吧。这次又是什么理由?我可没有在餐厅里喝龙舌兰的机会。”

“我只是觉得你和在岛上的时候很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你是指现在没有一大堆恐龙等着我去暴力解决?拜托Claire,这里是和平世界。”

“你没有懂我的意思。”Claire声音拔高。“看看你现在,Owen。一个月以来你真的有认真关注你的生活吗?房子外面的草坪没人打理,屋子里不算脏但是乱得可以。再看看你的精神状态,你有好好睡过觉吗?”

Owen撅起嘴点点头。Claire看着他无所谓的态度,强忍怒气。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总之你的状态和在岛上完全不一样。”

她知道自己的缺陷,因此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她自己是个固执、无趣的工作狂和控制狂,因此Owen的活跃和热情可以带给她快乐和放松,满足她被工作程式化的内心对恣意放纵的渴望。一旦这活力和热情消失,Owen对她的吸引自然下降。他不是一个能够管理好生活的人。更何况在现在焦头烂额的情况下,Owen能帮上的忙微乎其微。

Owen不想争辩。他一直以来都在尽全力表达对Claire的关心,然而其中用心程度他自己也明白。在Claire不知道的时候他宁愿一直待在汽修店里直到深夜,把音乐开到最大声以此隔绝外面的安静和深黑。房子是Claire的,回去能够面对的就是属于Claire的简洁装修。岛上炙热的空气和刺鼻的草木味道仿佛是遥远的梦境。他现在只是一个汽修店里的技工,恐龙岛远在路灯照不到的黑暗里。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他想起凯文让他回去当驯龙师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惊喜。

同理。对他来说有意义的生活,并不适合Claire。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没有办法帮助女友。

“那么,你想怎么办。”

Claire被Owen毫无反应的态度气得笑了起来。她以为至少Owen会再和她吵上几句。

“我想我现在还是走掉比较好。Mr.Grady,我们就先暂时告一段落吧。我现在不是能够和你待在一起的状态,你也是。”Claire开始收拾挎包,站起来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我后天就搬出去。”

“你什么时候走都无所谓。”Claire甩了甩头发向门厅走去。“我知道你不满意现在的生活。我只是想说,希望你能找到到你想做的。”

门咔哒一声关上了。Owen沿着沙发滑到地上,叹了口气。和Claire分手也是好事,她大概能够从MGC的威胁里跳出去了。


TBC

评论
热度(19)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