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J2】他是龙 1 (电影AU,龙JP/斗龙士JA,OOC)

《他是龙》真的美到心碎。最近挺火,也看到有GN的图,于是就开了脑洞。


OOC,写得差。尽最大努力写好吧。




1


“斗龙士的血脉——你是消灭恶龙的英雄之孙。”


男孩坐在凳子上,用石头打磨一个纯铁的匕首。窄小木窗中飘进雪沫。他眯起沾湿的睫毛看向高大的男人。灯火幽微,烛火燃起柏枝的嫩叶。


龙。父亲时常提到的词语。Jensen并不清楚他的含义,只在每一次男人谈及时看到他脸上的深寂与渺远。他听见父亲讲述曾经的祭祀与牺牲。雪天。黑衣祭司用雪水洁净少女的眼泪,龙的新娘戴上血红玛瑙,赤足踩在红果与雪粉上,朽木做成的婚船如同木棺。


“你的爷爷,亦是我的父亲,用勇士的愤怒与哀伤杀死了恶龙。”


“恶龙为什么要带走新娘呢?”Jensen看着父亲。


父亲沉默了。“……斗龙士是为了守护忠诚的爱而去向恶龙复仇,因此结束了恐惧和黑暗。我希望你能传承斗龙士的精神,Jensen。愤怒,哀伤,与忠诚的爱。不要问不合时宜的问题。”


“这是荣耀,也是责任。”男人说。


Jensen把磨得钝钝的匕首放在腰间。如果有恶龙要来抢走他的新娘,他一定也会向他的父辈一样战斗。


 

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龙也是会带走新郎的。Jensen在龙爪刺破他的腰侧把他带离地面的时候想。


 


Jensen Ackles 本要在今天迎娶老公爵的女儿。


时间冲淡的是人类对龙的恐惧,加深的却是身为斗龙士一族的荣耀。Jensen身为英雄之孙,如今成为了公国里骁勇的斗士,加上英俊的容颜和挺拔的身姿,自然使公爵对他青眼有加,甚至把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嫁给他,在再次给斗龙士一族增冠加冕的同时也伤透了公国里无数的少女春心。Jensen作为斗龙士的传人对这场婚姻倒没有什么看法。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大湖对岸的阁楼上,待嫁的少女把一头长发细细编好,穿上层层叠叠白色嫁衣,珠宝与头纱、羞赧与微笑,昔日如同死神之血的红果铺洒成通往幸福的红毯。


Jensen原本穿上了自己最好的那套猎衣。“你得换成这个,Jensen。”下仆把一套灰白的礼服呈了上来。“你确定?为什么?”Jensen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为了表示对公爵家族的尊敬。”父亲走了进来。“不要像一个莽夫一样去迎接你的新娘。今天是整个公国的大日子,不要把它弄成像是奔赴战场。身着猎衣是过去的传统了,为了表示对新娘的守护,以战士的样子。”


“而斗龙士已经把战士们需要防卫的东西消灭了。”Jensen了然。穿这样的礼服,不仅是尊重,更多的是对家族荣耀的展示和炫耀。


 


新娘的小船已经向他飘来。Jensen把礼服银白的斗篷罩在了猎衣外面。(他可不习惯那些繁复的衣袖绑腿。)站在大湖这头,雪光把他金褐色的头发和金绿的眼珠衬托地更加耀眼了。


 


所有人的视线在小船与新郎间来回移动,口中不停地发出赞叹、欢呼、祝福。小船里的新娘小心地仰起身子,透过头纱悄悄地看着对岸白色的人影。神啊。他是那么完美。她是多么幸福。


一片欢呼声中,龙之歌随着沉重的鼓点逐渐升高。


 


“时间如湍流,无人能脱身。新娘等待丈夫,如同等待死亡时刻。”

 Jensen拉过了绳索,伸展手臂将船只拉向岸这边。白色的新娘就像是一块浮冰。

“她通身纯白,如同身着白色殓衣。”

Jensen加入了合唱。饱满的嘴唇张张合合,带着骄傲的微笑。

“她注定死亡,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去,带她去。飞来吧,降临吧。永远为您奉上,年轻的姑娘。”


 

龙之歌渐入高潮,岸边所有人都着迷地加入了合唱。诡秘喑哑的曲调下面是狂喜激动的心情。


出于某种预感,或者是战士的天性,Jensen突然停下了吟唱,皱起了眉。


“带她去,带她去!飞来吧!降临吧!永远为您奉上,年轻的姑娘。”


 

冰风带着雪粒擦过Jensen猎猎作响的斗篷。雪山那头穿来不可忽视的震动。Jensen直起身子,一手按向腰间的匕首。


 

雷声在雪山炸开,如同君王在云端震怒,雪浪径直朝山下的黑色湖波汹涌而来。人群中高昂的龙之歌变化为惊惧的哭叫,在一片灰色浓雾与雪片的翻滚中,黑色的死神伸展着巨大的羽翼,要把风和冰雪都变成利器。

Jensen只来得及用手挡住脸。心脏狂跳,下意识地拉紧了新娘的小船。他不能让他的新娘离开。


人群尖叫着四处逃窜,只剩下Jensen一个人站在码头上,紧紧抓着绳索,新娘在那一头泪眼朦胧,尖叫哭喊。巨龙伸出巨爪抓出了穿上的雪白,如同抓住一只白色的蛾子。Jensen死命拉住绳索,以一人之力与黑龙抗衡。黑龙扇动巨大的翅膀凌空转身,俯瞰地上银白色的人影,对方金绿色的眼眸正跳动着深刻生动的愤怒。

“放下她你这魔鬼!”Jensen朝着冰冷的寒风大喊道,抽出了腰间的匕首。


黑龙又扇了一次翅膀。


Jensen只觉得眼前一暗,随即腰间一阵剧痛,被迫松掉了匕首与绳索。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他看见新娘被扔在了黑色的湖水中,他父亲的怒吼在风中逐渐消失不见。


 


“带她去,带她去。飞来吧,降临吧。永远为您奉上,年轻的姑娘。”


 


 


TBC

评论(4)
热度(32)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