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盾冬无差】Rust&Dust 奇异人生AU 校园/剧情/高能/悬疑

终于实现了写奇异人生AU的愿望,希望能写好。

设定是SHIELD大学附属高中,可以算是全员向,可能有其他CP提及。出现了会在开头警告。

大概是,转学生+好学生Steve突然获得了时间回溯的能力。

 设定与奇异人生几乎一样,但是剧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不一样。 
希望大家喜欢。你的回复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下面开始。
 

 

 

Rust&Dust

第一部分 破茧 1


只发生过一次的事,就和没发生一样。只能活一次,就和根本没活过一样。

                                                                           ——Milan Kundera


 
录音机里播放着喧闹古怪的摇滚音乐。在社团开会的时候听似乎不太合适。Steve像往常一样背着画板推开木门,看到Avengers的各位正忙得热火朝天。颜料、泡沫、各种道具材料堆得满地都是,还有明显就属于Tony的绞在一起的各式电线。
 
这很奇怪。他们昨天还在讨论派对策划书,今天却仿佛已经开始工作很久了。
 
正在忙着剪锡箔纸的Nat向Steve点头示意,然后看了看他的身后。
 

“Where’s Bucky?”她问。

Bucky?

“Hey,Cap.”蹲在地上做木工的Sam抬起头。“等等...Where’s Bucky?”

“等一下还要排练。James缺席的话可是个大麻烦。”Banner拿着台本走了过来。

“等等,”Steve勉强露出笑脸,“这一点都不好笑,各位。你们根本不知道Bucky,你们不可能知道Bucky。”

Bucky两年前就死了。车祸。

“别开玩笑了。”

“Wow.我们的Cap赶作品终于精神失常了。你的老友知道会非常伤心的。”Tony从一个莫名其妙的机械后面抬起头。大家都发出友好的嘲笑声。

“Speak of the devil.”Nat向他背后扬了扬下巴。

 

Steve确信在自己转身的时候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

 
 
 

崩裂的画面纷至沓来。刺眼与幽暗交织,角膜上渲染着幻觉。救护车撕裂夜晚的鸣笛。急救室的灯永远明亮。眼泪低落进尘埃的声音清晰痛楚。有人中枪倒下。有人从屋顶跌落。看不清脸庞的人影攥着金发将脸买进手掌。灯塔下少年双眼通红,发出无声嘶吼。龙卷风毁灭曾经温柔海滩。少年在风平浪静的晚霞里转过身来,白浪漫过足弓,深蓝眼眸中是天空与大海。

 

Bucky。Steve感受到唇舌间名词血味的重量。

 
 
 
 
 
 
 
 

“Steve?Steve·Rogers?”

他醒来。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仰躺在椅子上的他,桌上还是摆着策划书空白的表格。没有电线。没有油漆,没有泡沫,没有道具。

“我睡着了,对不起。”Steve抱歉地笑笑。

“反正我们也都讨论完了。转学生需要好好睡一觉。顺便,你说梦话的样子像个智障。”Tony显然有些不满Steve偷懒的行为。

所有人陆续离开。

看来“返乡”并不是那样顺利。

 

两年前Steve离开小城去到西雅图,绝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还要回来。然而,要想进入S.H.I.E.L.D大学的艺术学院却需要他回到这里,到附属的综合高中念预科。这将决定他能否进入他想要的专业。

Arcadia Bay比起几年前已经大不相同。昔日平凡小城被建筑工地支零破碎,码头停满废弃的渔船。失业与萧条背后,商机和富裕的影子尚未显露,所幸毫不影响学校运营,为了获得S.H.I.E.L.D青睐的学生永远只多不少。

 
就像是被时间扔在过去的老人。如今小城里的学生和人有太多他不懂的地方。他只是觉得陌生。 
 
 
 
 
 
 
放学过后,Steve决定去街上的画材店再添补一些他缺少的工具。 
汽车驶过街道,轮胎发出布帛裂开的响声。人们等在信号灯下。灰尘和呼吸碰撞在一起吵闹嘈杂。 
Steve看着马路中心神游。这时,一个小小的,白色影子飘进了他的视线。 
 
一只蝴蝶。Steve睁大了眼睛。 
 
马路中心,蝴蝶扇动羸弱翅膀,在来往汽车的气流中跌跌撞撞,如同被困在空气网里,以愚蠢而反复地力气试图挣脱气流,好像这样就可以避免撞上车玻璃,变成一滩内脏的命运。Steve抽出神游的一分力气对它表示哀悼。蝴蝶肯定会死掉。它就快死了。 
 
眼神移动。Steve看向马路对面,就在蝴蝶小小的白色影子的后方。然后他屏住了呼吸。 
 
马路对面,带着鸭舌帽、穿着紫红色T-恤、黑色外套的男人正死死地盯着他。目光刺透时空,隔着空气、尘埃、蚊蝇、杂音,或者是现在飞速往来的车辆、轮胎、灰白光线、一只愚蠢挣扎的蝴蝶。Steve对上了这目光。 


Bucky? 

Steve瞪大了眼睛。心脏在身体里疯了似的跳动。揉眼睛的时候擦得眼睑发痛。他再一次看过去,几乎就要张嘴喊出来。
 
就在这时。就在他吸气张嘴的时候。那个神色凝重阴郁的男人动了。他跨出了左脚,就像是走进了超市那样随意,那样自然。
 

现在是红灯。 

卡车尖利的喇叭惊醒了所有人。 

男人飞出去的轨迹是一个完美而惨淡的抛物线。 

过往记忆潮水般涌来。他有Bucky的脸。

Steve终于大喊出声。 
 
 

就好像能够抓住那个人。开关触发,时间在静止。血液凝固回流。肉块重组。戴鸭舌帽的男人退回马路边。

像是被卷入一叠劣质映带。Steve在重重加速倒退的幻影中绝望地想。 
 
 
 
 
 
 
 
 
 

“Steve?Steve·Rogers?”

 醒来。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仰躺在椅子上的他,桌上还是摆着策划书空白的表格。  


“What the HELL?!”Steve大叫出声。
Tony的脸色黑了不止一度。

Steve惊恐地站了起来。Thor坐在旁边关切地看着他。Natasha一手玩着头发,一边挑眉。Banner推了推眼镜。Sam吹着无声口哨。Clint吃完了最后一块饼干。

“我们已经讨论完了。转学生需要好好睡一觉。你不仅说梦话像个智障,醒来还叫得像个老太太。”Tony显然已经有些生气了。

“对不起,”Steve噌的站起来,“我必须走了。不小心睡着我很抱歉,下次一定注意。我现在必须走了。”话说完,他便拉开门冲了出去。

 
 
 
 

没有时间了。Steve祈祷着一定要在那个男人自杀之前赶上。他特意选择了通往马路对面的路径。他会在那个男人走出去之前把他拦下来。

汽车驶过街道,轮胎发出布帛裂开的响声。人们等在信号灯下。白色蝴蝶在马路中心翻滚扑腾。一切都和之前完全重合。

他已经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人灰暗的侧脸在人潮涌动中仿佛日光。信号灯正在倒数绿灯的最后几秒。

 
男人忽然转过头,如同知道他的到来一般,再一次与Steve对视。Steve心脏再次抽紧。 
 
 

男人踏出了脚。

 
 

 “NOOOO!!!”Steve一路大叫着飞奔而去。 


世界颠倒旋转。尖叫和刹车声刺破耳膜。柏油路层破了脸,膝盖后背一阵剧痛。有温热液体流动。 

 
这些都没什么。他已经抓住了他。
 
我已经抱住他了。 
我救了他。我能救他。 


意识模糊中,他再一次对上了男人的双眼。
那里是彻底的灰色。

 
 
 
 
 
 

TBC

感谢各位看官!

评论(9)
热度(23)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