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26 上

我的清明屠屏计划!(说说而已怎么可能屠得了)


26


咖啡机难得在早上工作了一回。煎培根的滋滋声和油烟味和清冷的居室格格不入。Owen今天将要搬出房子,距和Claire分手也才2天而已。军用背包放在门厅,里面装着Owen能够带走的全部东西。吞下最后一口咖啡,时钟正好指向7:30,拿起背包推门离开,MGC的车子已经停在门口。

抵达机场已近九点。不出所料,Owen在候机室看到了凯文。没有客套寒暄,凯文戴着蓝牙耳机,忙于接听电话。

私人飞机空间不大。除了凯文和Owen以外,第二个走上飞机的是盖里·伍德,他是驯龙计划的第三负责人,负责技术调配。简单的点头致意以后,这个瘦高的男人戴上眼镜,拿出了两个文件夹,交给了Owen。

“这是所有招募到的驯养员的资料,”相比起凯文的圆滑,盖里不卑不亢,“鉴于你将主要负责驯养员的指导工作,你最好提前了解一下。明天到达实验基地后我会带你还有另外一个技术顾问去看迅猛龙,在召开工作会议之后你需要给这些人做培训指导。”

“我还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Owen接过文件夹。

“我不能给你说具体的地点,但我们是要去非洲。”

盖里看着Owen翻开纸页。“飞行时间大概有10小时。你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你的培训课程。”

“可是我并不能够系统地像个动物学家一样解释这种生物。”

“我们也是。所以,你和驯养员的工作就有其重要。你们将会是开启新领域的领航人。”

话说的好听。Owen看着所有驯养员的资料,惊讶过后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相比起这些人,自己倒像是业余的。

 

与此同时,亨利·吴正在召开研究会议。

驯龙计划即将启动。但犹豫迅猛龙孵化提前,不得不考虑这个变故的影响。岛上的四只迅猛龙是一出生就被Owen24小时监管着,如果迅猛龙也有印随行为的话,这可能是驯养员与幼龙建立联接的重要步骤。目前所有的幼龙都被雾化麻醉保持在沉睡状态,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依旧按照每位驯养员负责4只研究体的数量分配,并考虑上损害和意外事件,我们一共培育了30只卵,共有6种不同的基因型。”

“目前所有幼龙的生命体征正在下降。”

“但是所有的驯养员要后天才能到达。”

“或许我们应该解除麻醉,这样的损失会更少一点。”

“我反对。如果放任幼龙此时就分出等级关系,以后驯养员的工作会更加艰难。”

……

亨利吴坐在主席位上静静的听着。他的左手边是一个棕色卷发戴着粗框眼镜的男人,和亨利一样,都没有说话,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中的钢笔,就像那是什么稀奇玩意。

“博士,”站在亨利身后的助手艾利克斯俯下身,“凯文·莱恩发来消息说Mr.Grady明天就可以到。”

这是个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如果Owen直接参与到驯养中的话,这批幼龙可能可以保存下一部分,但这超出了顾问合同内容的范围。而且他也不便于与Owen直接接触。

“休,你认为呢。”亨利转头看了看左手的青年。

棕发男人耸耸肩。“要是我的话,我就一直通着药直到所有人来齐。”

“为什么。”

“我们除了保留了部分岛上的成功样本的基因型,也有新的未知存活几率的基因型。如果只是轻度麻醉就能把它们杀死的话,我认为这样的研究体首先就无法达到要求。”

“那么剩下的就是优秀强壮的个体。”

“是的。”

“但是这会影响攻击性的测试——如果有些基因型攻击力较高免疫能力较低的话。”坐在右列的红发女孩说道。

休抬了抬眼镜。“攻击性的培养可以循序渐进,但我们要首先保证驯龙计划的续航和可持续,同样也是为了驯养员的安全考虑。我想没人愿意第一批样本研究就死人。”

“说得对。”亨利不动声色地满意了一下。“那么就一直麻醉知道所有驯养员到达。是否有异议?”

所有人都沉默着表示认同。

“散会。”

 

孵化室中,数十个没毛老鼠似的迅猛龙幼龙挤在玻璃培养仓里,橡皮玩具一样东倒西歪着。每只幼龙都佩戴者体征检测器,发出闪烁红光,就像是往外流出的血珠。亨利用手指关节轻轻敲了敲玻璃,只见角落里几只幼龙唰地睁开黄色的眼睛,呆滞着扫视周围环境。

他们并没有醒来。这是蜥蜴的警戒行为。亨利又一次回想起那天夜里血浆里怪物的双眼。


评论(1)
热度(16)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