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26 中

飞机落地时发出噪声。Owen撤下眼罩和耳机,拉开遮光帘,看到研究基地在夜色初降的光线里默默站立。远处是灰雾盘旋的平原,偶然现出一点矮丘。走下飞机的那一刻,Owen被炙热生猛的空气所惊喜。这比闭塞压抑的城市实在是好上太多。

盖里听凯文说了些什么,然后走过来。凯文先行坐车离开,在盖里的引导下,Owen坐上另一辆前往研究中心。

休和艾利克斯站在研究中心门前,看见男人从车上下来,背着用旧了的军用背包,揉皱的深色衬衫松松垮垮,沙漠靴挂满了擦痕和灰尘,风尘仆仆却又着莫名的放松。握手介绍之后,四个人沿着走廊走向孵化室。

休以他一贯的闲聊似的语气给Owen介绍。“这批迅猛龙一共有30只,考虑上损耗,所有的驯养员都会分到之前和你一样的4只幼龙。除了保留下来的A-01和A-02的基因型,又新增了4种。”末了,又想起了什么,“A-01的基因型应该是……你叫它什么名字来着?Delta,对。还有另一个应该是Blue。”

Owen忽略掉猛然的紧张。“那剩下的4种又改了些什么?鉴于上次你们搞出了高智商白色变种暴龙,我觉得这次我有必要知道一下有点儿心理准备。”

休张嘴正准备回答,这时艾利克斯插了进来。“在驯养员来齐以前不会有详细的数据。在驯化过程中会让你们知道他们行为对应的动物特征的。”休盯了他一会儿,也没有说话。Owen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这里就是孵化室了。”密码门在休刷了卡之后打开。和岛上相差无几的白色设备在恒温灯管橘黄的光线下闪着柔和的光泽。

Owen看见30只幼龙在培养仓里安静地沉睡着。竟然是已经孵化。他转过头看着两个研究员。

“孵化出了一点意外。原本应该是在驯养员到齐后两天内孵化,但是日期提前了。为了保证驯化效果我们从他们破壳的那一刻起就使用雾化麻醉让他们休眠。”艾利克斯没有在意Owen质问的目光,平静地说道。

“这也是考虑到你之前的驯养经验才这样做的。我们认为印随行为对迅猛龙也有影响。”休补充到。

这时检测器响起了持续电子声。

“糟糕。”艾利克斯拿出了对讲机。休疾步走过去看了看显示屏,又弯下腰查看玻璃内的幼龙。“B-02BM03和B-01EM01死亡。该死的。”

Owen看着两个人冷静地调试着培养仓的环境,另一边立刻有人走了进来,用机械夹准确地从一大堆幼龙中找到了两个死体,提出来放进了处理袋后离开。

“刚才说到哪儿了?雾化麻醉。虽然会造成一定损失,但不够强壮的个体会被淘汰。”艾利克斯接着说道。这不是我说的吗。休悄悄翻了个白眼。

Owen意识到这次的研究团队不同于岛上。他们更专业,也更冷静。同样的,也更缺乏对恐龙的尊重和同情。这对研究来说是好事,但对驯化工作来说却未必。

“刚才死掉的两只是什么?B什么BM还有……”

“B-EM。B-BM加入了银环蛇(Bungarus multicinctus)的基因,后者则是豹纹守宫(Eublepharis macularius)。”休回答道。

银环蛇是陆上剧毒毒蛇。也就是说,这一次的基因型中不乏高危品种。Owen有些愤怒。这意味着所有的驯养员可能训练的是杀人武器,而并非凯文和他说的“只是研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们给我承诺的是,所有的迅猛龙都不具有高危险性。银环蛇?你确定?你们真想和公园事件一样再出问题?”

艾利克斯直视男人的眼睛。“合同上说的只是‘研究’,并未提及内容,更何况莱恩先生承诺的是不用于战争测试。请不要质疑我们的专业水平。所有的基因设计都是经过再三分析,我们也绝不会允许那样的事件再次发生。”

一直沉默的盖里说话了。“Mr.Grady也很累了,后续的事情我们再行讨论,当务之急是要确保培训工作的顺利进行。我们要回生活中心了,谢谢两位。”

 

晚上,Owen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白天发生的一切在脑子一轮一轮地过滤着,和空调细微的震动声一起。干净的墙壁和天花板在灰暗中向自己压过来,就如同他见到的研究中心四周空茫无际草原,把自己困进了一个圈套。也许可以归咎为军人的直觉,他始终觉得有隐藏的事实掩盖在这个顾问的工作之下。他想起艾利克斯的冷静,休和他之间的互动,还有盖里适时插进来的打断。他进入研究中心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在那里。孵化室安静无人。

他们还保留了Blue和Delta的基因。Owen想象着和他的女孩们一模一样的龙在他人手里接受训练,不只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感伤。

“……我们可以随时召回他们,也可以随时清除他们。……”

他回想起凯文说的话。真正的Blue还在岛上。

Owen坐了起来,又躺了下去。

他已经疲于猜测这背后的一切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允许MGC派人回去岛上惊扰她自由的生活。就算将来发生了什么,也不是他能够阻止得了的。就让该来的都来吧。


评论
热度(16)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