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26 下

第二日的会议时间定在上午九点半。Owen·Grady既然是技术顾问,还要充当驯养员的老师,因此较早地去到了会议室;虽然他行事不拘小节,但准时算是一个优点。凯文、盖里已经入座,休·克里斯作为研究团的代表也随后到场。令人在意的是,三人都没一个人坐在主座。Owen翻开了文件夹,再一次查看所有驯养员的资料。

会议室门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褐色短发蓝色眼睛的女人。Meg·Ford,来自加拿大,身材匀称纤细,带着尴尬友好的笑容。她看着不像是以训练猛禽而著名的驯鸟者,倒像是大学校园里年轻的体育老师。很难想象她已经拥有自己的猛禽养护中心,手上驯化了5只鹗类,且精于训鹰。

其他的驯兽员陆续到来。他们有的曾有过照面,更多则是互不相识。第三位到场的是来自英国的动物学家及动物行为学家Jeremy·Street。通过大量理论研究和实地考察,这个带着些许倨傲神色的中年人有资本维持自己的骄傲。也许到场的各位都是在动物方面各有建树的行家,但只有他的理论知识最扎实。杰尔米坐下来向各位点头致意,在看到Owen时挑了挑眉,似乎在怀疑他坐在这里的身份。

随后赶到的两位驯兽员一位来自美国,一位家乡在中国内蒙,目前定居美国。两人是Chad·Green和Brian·Chou。查德出身军队,体格结实,表情严肃,言谈举止中不冷不热。虽然外表古板,但在训练工作犬这一领域算是精英翘楚。但真正令Owen在意的却是那个蒙古人。周面无表情,五官粗犷中带着憨直,半长发扎在脑后,胸前挂着犬类牙齿的项链,垂眸不语。他是唯一一个主动参加招聘参与计划的人,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资料上含糊其辞,相比起前面各位的光辉事迹简直是黯然无光。也许他有着某种特别的经历。

最后两位驯养员也到场落座。这时杰尔米正在与梅格小声攀谈,引得这位女士笑得更加尴尬了。Chase·William坐在了周的旁边,而Amous·Grey紧挨着他坐下。看起来两人应当是打过交道。通过资料可以知道,Chase有着捕获世界所有种类鳄鱼的记录,而Amous则是友善的捕蛇人,在他手中扭动过的蛇类不说有全部也有十只七八。

看起来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但主座仍然空着。沉默中只能听见盖里翻动纸页的声音,还有休拨弄笔盖的声音。

九点三十五的时候,前门走进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Owen辨认了许久,惊觉这是那个他在MGC会议室外遇到的那个男人。

Thomas·Plimmer,驯龙计划的总负责人,由MGC直接指派。曾经在INGENE尚未收购时任遗传联合体的副总监。大风大浪过后,少了属于研究者的严谨刻板,倒多了许多商人的虚荣考究。这个暗金色头发的男人坐下后,跟在他身后的助理给他摆好资料和纸笔。与此同时,盖里、凯文都看向他,像是在询问会议是否应该开始。

他没有看两人,直接开始了讲话。“欢迎各位加入驯龙计划。我是托马斯·普林穆尔,我右手边的两位大家已经知道,分别是第二负责人凯文和第三负责人盖里。这是研究团的代表休·克里斯,他将在以后和盖里一起安排各位的研究工作。最后让我介绍一下我们请到的技术顾问,”他转过头看向Owen,“Owen·Grady,第一个迅猛龙驯养员,公园的英雄,也将会是你们的导师。”

六双眼睛一起看向了自己。杰尔米挑起一个轻蔑的笑容,这使他开始松弛的脸变得非常滑稽。除了查德和周表情木木的,其他人都对他报以友好而钦佩的微笑,这也许是充满爱心的冒险家的共同性格特点。

托马斯身子前倾,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介绍完了。下面说工作安排。所有的迅猛龙已经孵化,目前还不能与你们接触。今天下午以及明天将由Owen给你们讲授迅猛龙幼体阶段的饲养技巧,后天你们就将去实验场地挑选你们的迅猛龙,紧接着就是第一阶段的驯化实践和监测。是否有其他疑问?”

非常迅速的工作安排,没有多余的废话。六位驯养员有的不动声色,有的互相观察。这时梅格举起了手。

“我想请问,只有一天的教学时间是否不太够?虽然了解了很多迅猛龙的信息,但我想各位都知道,了解一种动物和一种动物相处是完全不同的事。”

托马斯没有说话。盖里开口了,以他平静的语调。“一天时间已经是极限。此时迅猛龙已经孵化,为防止此时就让幼龙划分出等级关系,我们一直让他们处于麻醉状态,时间越久伤亡越大,同时我们目前只需要初级的对幼龙的饲养,目的是建立情感联接,尚不需要成长期的训练。”

“我非常不同意这个观点。”杰尔米开口了。“动物出生时的行为对它以后的所有行动都有所影响。如果不是Mr.Grady自己技术经验差强人意的话,我认为有必要加长培训时间。我们需要了解幼年期与成熟期之间的联系。”

“目前还有多少只幼龙存活。”托马斯问。

“22只。”休回答到。

“一夜之内死了8只。”托马斯扫视了在座的各位。“这里是研究中心,不是什么发扬爱与同情精神的保护基地。科学需要长远计议,但在效益最大化面前一切都得随机应变。Mr.Grady,请在今天与明天之内向他们传授经验。是否还有其他异议。”

没有人出生。梅格收起了笑容,显得郁郁寡欢。杰尔米脸色阴沉。其他的人没有其他反应,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么散会。凯文留下。”

 

TBC

评论
热度(14)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