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Observation行为观察 27 清明飙车 肉,含非自愿X行为

27

从封闭的壳体中破出,本身即是一种难以体会之事,正如母体子宫内的情形之于人类是同样难以想象与记忆。不同的是,二者与母体的联接有着相对的紧密与间隔。早在二十二年前,以一个超越时间限制的非常规生命体的身份,Nidhogg就已经明白自己在这个孤岛与世界所处的位置,来处空虚,注定了无瓜葛,漫无目的。偶然闯出电网,或是进入城市,只是陷入一个更加大而复杂的迷局。无论是恐龙还是人类的身份都没有意义。心甘情愿滞留在牢笼,Nidhogg和这座岛一起在迷雾中被抛弃。是以这样清醒无谓又退却地活着。因此,Rex的激烈冲撞与表露的顺服无比稀贵。这是他的世界中冒出的异类,带给他刺激,终于是一种对自身行为的回应。

但一切终止在Rex清醒着睁眼的那一刻。依旧神色冷漠,目光尖锐,只是不在处处顶撞。言语交流再次匮乏,词句与雨水的蒸发一起消失在热风里。意料之外也是预料之中。Nidhogg习惯自我行动,只能不再在意。偶尔对话,语句干脆简洁,命令式的不容质疑。只是Rex的观察探究从来肆无忌惮。如同两只偶然互相僭越后退出对方领地的兽,潜行徘徊,在各自领域对峙观望。

因此,当暴虐在自己近乎粗鲁的抚动下颤抖喘息的时候,Nidhogg抗拒着内心注定失望的负面情绪,对这人类的肉体好奇而沉迷。

Rex在病痛后体现出非凡智力。长久观察与学习的结果是,破烂商店被两人改造成囤积所。搜刮来的物资分类堆砌,活动场所扩展到了员工会议室和经理室。货架挪开抵在门口,构成无人假象,形成一个隐蔽的生活空间。休息室的沙发作为床的功能倒是没有改变,Nidhogg打上了地铺,Rex则在牛皮上蜷起手脚。

纵然沉默,却分工明确,各自维持。这之中是一种诡异的默契。

这天空气闷热浑浊,大概是又要下雨,雨林中草叶气味浓郁蒸腾,令人屏息。异常始于Nidhogg准备外出捕猎的时候。Rex明显精神不振。Nidhogg看到平时清醒的人懒散地窝在沙发里,膝盖上摊着不知哪里找来的儿童画册,许久都一页未动。他犹豫了一会儿,走近(纯粹是为了避免再次生病带来的麻烦,嗯。)抬起Rex的脸。感觉像是掀开了一株露水滴零的羊齿蕨。

Rex反应剧烈,皱眉一把推开Nidhogg,拿起书起身走到工作台,没有理会。Nidhogg相当不悦,只当是Rex哪根神经又出了毛病,负气离开。

绷紧的背脊在Nidhogg离开后立刻软了下来。Rex撑在桌上,汗如雨下,头晕脑胀。Nidhogg残留在空气里的气味辛辣呛人,随着呼吸压进身体,像是在吞吃火山粉末。唾液大量分泌,干渴难忍。灌下去的水金属一样硌着肠胃。热感能力失去控制,他被夹在焦灼热痛的空气中动弹不得。沉坠疼痛盘绕在腹部,火与炭的重量融化意识的铁壳。

Rex重重地栽倒在沙发上重重地喘气,期待着大雨下过后可以凉爽一点。

 

雷声隐约,像是有人在天上摇动沉重铜铃,云层也为之颤动。Nidhogg满身屠宰后的血味,在幽暗暮色中接近据点。在暴露在热风中的一刻,他清楚地听到了脑子断线的声音。

他以为岛上已无雌性同类。但是此刻,空气中发情的气味如同雷声重锤敲打在自己的心上,覆盖毛孔,碾过心脏,置他于死地又让他存活。兴奋之余全是恼怒。这只雌龙不知廉耻地向岛上每一个角落传送发情的信息,漫无目的而急切地邀请,这是一种冒犯。喉咙中爆发出低沉嘶吼,追随着气味开始寻觅。

雷声撕裂炙热空气,凉爽通过缝隙安抚Rex热痛的神经,也把来者的迅猛和恼怒灌进脑子。这是威胁与攻击的信号。迅速撑起身子,反应却不及平时灵敏,在扑面而来的侵略气味中后脑一阵剧痛,被人掐住脖子,撞上了靠背。

刻在骨血中的暴戾在这压倒性的侵略信号中迫使Rex反击。一拳砸在对方腹部,抬腿重击,再伸手转向对方咽喉。这显然激怒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呼吸骤然抽紧,眩晕冲上脑门,喉骨几欲碎裂。


Nidhogg现在只想cao身下这个人。(SY)

图链


TBC

先卡在这里 明天写完 太晚了cao不动Rex了

评论(12)
热度(35)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