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无聊的旅程 2 恋旅人AU 全员自杀 主锤基

本次盾冬提及

以后或许会有捅肾组出现

希望你喜欢




12.

他从架子上面拿下大堆名册。都是近三个多月到这里来登记的人们的信息。

厚厚的绿色封壳,里面是薄脆发黄的纸张。Thor一页一页地翻开。

 


姓名:Alva·M          死因:毒品

留言: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了。Emily如果你看到我的话,到东区找我。我去那个地方找一份工作。我们可以租间房。对不起。

 

姓名:Duke·Smith   死因:药物过量

留言:

 

姓名:                       死因:

留言: 操。

 

 姓名:Eden               死因:

留言:腿好疼。但我一点都不后悔。一点也不。

 

姓名:Carmen·T·W     死因:失血过多

留言:给老娘下地狱去吧狗日的负心男。祝你生孩子没屁眼。你有种下来我就继续砍你。

 

……

 

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死因。Thor甚至看到吃蛋糕泄愤把自己噎死的。愤怒、悔恨、悲伤、喜悦、悲伤——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经历。他终于能够知晓一点自杀者死后的感受。

 

Loki会写什么呢?Thor一边看一边想。他可能会气到哭,因为没有彻底消失——他甚至能够想象哭的样子。和以前一样,眼眶通红但是不会掉泪。他会留下地址吗。不会。因为他知道不会有任何人到这里寻找他。他会想他们吗。还是他已经后悔。

或许他什么都不会写。甚至不会到档案所登记。他知道他做得到。生活没有给他太多机会,也没有给他们。因此早就断了念想。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Thor感到疲惫。就算是在这里他也在做着同样的事——试着寻找。靠近。理解。原谅。

 

 

13.

“你好。能把你手边看完的借给我吗?”

“拿吧。”

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在Thor对面坐下。他注意到,另外一张桌子上已经堆了十几本登记簿,都是这个人看完的。

“你看这么多?”

“是的。因为怕漏掉。”

男人并不像Thor这样急躁,而已一页一页地认真看过去。不慌不忙。

“Thor·Odinson。”他说。

“Steve·Rogers。”男人抬头对他笑了一下。

接着又是纸页翻动的声音。

Steve开口。“你在找谁?”

“Loki·Odinson。我的弟弟。”

Steve不由得有些惊讶。虽然也看到过一家人结伴自杀的,但是亲属都到这里也毕竟是少数。

“你们怎么……呃,自杀的?”

“谁知道呢。我是过量饮酒?我猜的。”Thor又翻过一页。“你呢?”

Steve摸了摸帽子。“吞枪。”

“Wow。”看不出来。Steve长得挺积极向上的,这种死法好像太过暴烈。

Steve无奈地笑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迫不得已。我曾经是士兵。”

Thor点点头。“你在找谁?”

“一个挚友。James·Buchanan·Barnes.也是死于战争。”

又有新的人走了进来,在柜子上拿起表格填写。脖子上是一个黑乎乎的洞,也许正好容纳得下一把刀。然后把笔一扔,骂骂咧咧得走了。

焦躁惶惑都是常见的事。但是Steve太过气定神闲,好像他是来图书馆看书,而不是心急地想找到某个人。

于是,Thor问道。“你看起来,好像并不着急的样子。”

Steve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在上面记录下一些信息。“着急没有用。我已经找了他五年了。”

Thor哑然。

“我会找到他。”Steve说。“而且我知道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等待被我找到。他一定会现身,只要我耐心地找下去。”

 


14.

对一个自杀者来说,时间是否还具有意义。对所有已经死去的人来说,时间是否还具有意义。

他已然选择放弃手中紧握的时间。所有未来的期许和承诺。再也无法完成的愿望。再不能偿还的罪。

已经死过一次。因此无所畏惧。

 

你也在这里。我会被你找到。被你带回。我知道且如此相信着。

 


15.

Thor决定和Steve一起往前面走。两个人目的相同,也能相互帮助。

在旧车店租到了一辆车。蓝色的漆已经剥落,露出又绿又红的内壳,看上去非常花哨,或许可以称得上漂亮。相比起那些锈蚀毁坏的车子来说的话。不幸的是,雨刮器已经不能用了。只能用破布把前窗厚厚的积灰擦掉。

在杂货店买到水壶、绷带、一些药品、地图还有啤酒。几乎是白送,这里人并不在乎这个。将近傍晚的时候,两人坐进了车子里。车内空间很小。Thor不得不一直低着头防止磕到额头。

Steve踩下油门,小车立刻发出及其强烈的噪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慢慢的,车子动了起来,窗外的建筑慢慢向后移去。空气里传来炙热灰尘的味道。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Steve看着前面。“去东区吧。那是个比较大的城镇,或许你弟弟会在那里。”

他们向夕阳直开过去。

 


16.

他又回到这个房间。

干净整洁的居室。深色的被套床单一丝褶皱也无,百叶窗把光线投射到上面,照亮细小漂浮的灰尘。

他走近书架。上面码着各类文学书籍,已经积灰。桌面上摊着杂志,一支笔,没有盖上笔盖。一张揉皱的白纸,什么都没有写。椅背上搭着一件旧外套。好像有人只是暂时出去,倒垃圾,或者去买烟,一会儿就会回来。

他向里面走去。老旧的木地板发出咯吱声。午后整个空间静谧美好,仿佛在轻轻地呼吸,让人产生安睡的意愿。

他推开门。血红的腥气让他双眼发黑。

 

 

 

17.

从梦魇中醒来,心惊肉跳。Thor大口呼吸着。车子还在前进。

Steve盯着黑暗中小小的光束。他用余光看着这个男人用手疲惫地搓动脸颊,深沉地叹气。仿佛死里逃生,惊惧如影随形。

“你还好吗。”

“……没事。”Thor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我们到哪儿了?”

“大概还有两三个小时能到东区。”Steve说。“你做噩梦了。你梦到什么了?”

对方没有回答。

Steve递给他水壶。

“或许你可以说出来。这对你有帮助。”

说出来。怎么说。说些什么。他不知道。有些事情真的能够被说明吗?

如果所有的一切都能够被说明的话。人为何要自杀。正如他什么都没说一样,没有讯息,留下一张白纸。就这样死去,意志决绝。

“……这很难说。”

Steve不再逼他。

“会好起来的,Thor。你要知道。”



TBC

感谢收看

 

 


评论(3)
热度(23)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