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柯王子 盲 PWP ABO 3


Jack·Benjamin。Curtis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俊美容颜、美好体态在上流圈子不过是必备的名牌。庆典、晚宴、茶会——精致华美衣着、名贵闪亮首饰、花朵、芳香、袒露肌肤——Alpha最好的装点不仅仅是这些,更是柔软娇美的Omega,因此使这些困于支配的人得到机会以脱离原有阶层,跻身所谓名流,以此满足虚荣和尊严,各取所需。

Jack·Benjamin是不同的。他是国王独子。俊美的Alpha,继承人。他不需要任何人装点门面,他已是金字塔顶端。不需要取悦任何人,也不需要被任何人取悦。传言说想要挤到他身边的Beta、Omega甚至Alpha不计其数,下城区街头小报载满关于小王子的绯闻轶事。但始终能被看到且被证实的,始终是他一个人站在镜头前笑得分寸刚好。

事实是。Alpha的王子是个Omega。现在正在下城区的某个黑暗角落渴求一个标记。

Curtis摘下布条的时候,Jack几乎停止呼吸。全完了。明天整个王国都会知道,他们“热爱”且“关注”的王子,是个Omega。十几年来的谎言脆弱如卵壳。

于是,Curtis看见王子湖水般的眼睛骤然湿润,平时笑得好看的嘴角抿得死紧。随即面色立刻就冷了下来。

“你敢说出去,你就死——”

“你要杀了我吗?你现在的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殿下。”

Curtis伸手向Jack身后探去,果然Omega倒吸一口凉气。
是。他现在身体里还卡着一个Alpha的yin jing,如果就这样回去,发情期来临就什么都暴露了。医生说他已经不能再服用抑制剂。

“你想要什么。钱财,官位,还是Omega。”他还是竭力板起脸对这个胡子拉碴在暗影里看不清表情的人说道。

对方像是在思考。

“我不需要其他的Omega不是吗。我现在身上就有一个。至于其他东西,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会把这些东西给我过后放过我吗?不。你会杀掉我。”

Curtis把人抱起来,让xing器脱离那个湿热的xiao kou,曲起膝盖使上身距离与脚踝拉近。

“我反正是要死的。既然这样,那么就尽一个臣民的义务。”

带子终于被解开。现在,他不再受任何限制。

“能够标记一个王子,也算是死而无憾了。您说呢,殿下?”


被屏蔽N次

没有办法 要看不可描述部分的同志们去我微博

ID:HeretheNorth 头像和lof一样

有电脑了再发图链。

感谢阅读

评论(7)
热度(137)
  1. 苍蓝此北 转载了此文字
  2. 苍蓝此北 转载了此文字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