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梦日记 2 6月&7月 及其他

最近很多盾冬圈的小伙伴关注了我啊

这是一个私人记录 不看没关系的

可以无视


谢谢给我加油祝福的小伙伴 成绩出来了 还行 英语炸裂了

所以肉还是有的 因为必须写啊

明天更新柯王子

谢谢大家的加油鼓励 我很感动也很感谢。


6月16日

一个在荒地的游乐园

母亲得到了票为了玩回票值让我一遍又一遍地坐各种游乐设施并且为这个生了气

凌晨两点半和朋友C溜出去网吧玩守望屁股

吃夜宵土豆炸成球状,和扁平的糕饼状,洒满葱花、辣椒、盐、花椒

非常油腻伸出手捏,捏出了半碗油。

 

6月17日

自己像风中奇缘宝嘉康蒂一样从高高的悬崖上跳下来落入水中

陷入游戏。被下达指令,无法违抗。所有人被强制组队,然后又被强制敌对。朋友和敌人因为广播瞬间变化。

恶心的怪物。人体器官。是女性的身体。被刻意放大的身体的恶。让我想到死亡空间。

最后知晓真相,和大魔王对话。再次回到游戏开始,想要用真相阻止一切,但是游戏已经开始。

再一次梦到C、E还有另一个漂亮可爱的女生。她喜欢摄影。

 

6月18日

外出游玩。再一次,陷入游戏情景。

一个主题密室,一共有6个结局。

第一个场景是山洞。黑暗潮湿、岩顶高远的山洞。黑暗中的藤蔓还有深湖。爬行在岩壁上的,巨大的蜘蛛一样的怪物。她的足肢是枯枝。

只打到了一个结局,被白衣女鬼杀死。

再次进入。一个黑暗幽闭巨大的书房。层层叠叠的书架,没有灯光。空气中是灰尘和霉味。寂静无声,因为地上铺着厚厚地毯。无法找到一本能够翻看的书。那不是书。是书做成的牢狱墙壁。

走到书房边缘,终于看到窗户。已经迷失找不到出去的路径,开始考虑,要不要从窗子跳出去离开。是夏天干杂喧闹的风,站在万丈高楼之上。但是这里面寂静无声死气萦绕。

最终放弃选择。我醒来了。好奇那六个结局到底是什么,我甚至第二个都没有找到。

和Z吵架。

 

6月29日

逃生 Grey

医院许多人一起这是大型多人恐怖解密游戏?

苹果香味证明我的存在和善意。

 

7月19日

游戏。

再一次,梦到水。是在水族馆。

伪装成死尸,倒吊着放入水中,引诱大白鲨。是为了试验它到底吃不吃死人。这个不是大白鲨的鲨鱼,用尾巴击打人的身体判断他是死是活。然后伪装的人笑场了。她暴露了。然后我觉得她会被吃掉与此同时深海恐惧发作赶快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姿势是,仰面朝上,双手环抱,紧紧地和我亲爱的被子拥抱。

再次入睡。奇怪的鱼,长成丑陋的螃蟹,诡异的人脸。我认真而严肃地计算着,每一天需要多少死尸才能够喂活它。

 

7月20日

第一个梦境。

一个男人,执意要娶一个6岁的女童为妻,为此不惜与家人大吵大闹,口出污言秽语。但是,他甚至不及那个6岁的女童聪敏。

醒来 2:59

第二个梦境。

贵族女子,奉守婚约和优雅有教养的贵族男子结婚。美满的婚姻。

看似完美的婚姻。女人问男人,他为何选择她。他温柔地回答,因为你的家族和你的教养仪态。

她被魔鬼爱上。这个魔鬼,每一天变换成不同的样子,不同身份的人,或是水管工、仆人、男爵、厨师,千方百计地来找这个女人。与她对话,试图引诱她与他一起离开。温柔俊美危险的魔鬼。

他们对话。女人对她的婚姻,是一种冷静的心灰意冷。魔鬼的出现,让她看到自己生命巨大的空洞。她不再与这两个男人中的任何一个说话。沉默。丈夫温柔而焦急地问她,与她谈话,想要找到婚姻问题所在。她不说话。拒绝做爱。

她逃走了。她谁都不要。她哪一个都不喜欢,哪一个都不爱。她要去找自己的生活,不是循规蹈矩的,也不是背德罪恶的。

丈夫和魔鬼都在寻找她。她一再逃离,开着一辆红色的老旧敞篷车。穿着黑色T恤和短牛仔裤。

魔鬼找到她。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找到她。他用不同的身份观察她,每一次追上,对话完毕过后她就会再一次逃掉。他们穷追不舍。

结局。丈夫找到了女人。她杀死了他,在加油站超市外面,用一把刀。(也许那是魔鬼给她的。)然后自杀。她知道,魔鬼是不会让她死的,他早就对她下了咒。于是,她当着魔鬼的面,把那把刀捅进心脏,然后,把自己切成一段一段。没有血。

他看懂了她的嘴型。

“我恨你。你毁了我。”

魔鬼明白了。他收回了咒语。于是,鲜血瞬间爆裂出来,溅湿了丈夫的高级衬衫。

旁边的人问魔鬼,这女的怎么发疯。

“当兽医久了,心已经黑了。”

他收到了女人的灵魂。他不能收藏,只能让她随风飘散。

 

7月27日

模联烂到令人发指的代表演讲谈到女权和女性歧视

有人想出版我的书被带走知道他是骗子手机没电了无法逃脱在被拐走之前我就赶快醒了过来。

 

她自然不会记得我。也不会记得随意出现在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虽然她看起来是这样的谦和平易,没有任何骄矜。但这种骨子里的傲气,是让人有压力的。因为这是一种非常断然清楚的自知之明。比任何的盛气凌人都更为剧烈,且带给人挫折。              《莲花》

 

看到某圈某大大的文。十分之不喜,因为字里行间是一种极为露骨的得意骄矜。满篇用典,不论场合。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它在文中使角色吃了一条狗的心。

是。吃了一条狗的心,一条被安乐死的狗的心。仅仅是因为,在各类设定脑补中,另外一个角色被评为像这种种类的狗。

 

无法接受。

我思考我为什么无法接受。

我养狗。自然喜欢狗。最喜欢的狗因为心脏病死了。我没能够看他最后一眼。我接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那种冷。由内而外的冷。找到焚化点,把他送进焚烧炉。机器轰轰作响。我蹲下来,眯着眼睛隔着火光看他如何被烧掉。热量使他筋骨移动,那一刻小小的窗子里面他突然站了起来,仿佛重生。

他被烧成了一堆白骨。

心脏病。抢救的凌晨。父母等在兽医院,无法睡觉。

当时还有一个男生,估计和我同年。他的狗,一只金毛,绝症晚期。因为痛苦不停地抽搐,分离往小主人的怀里钻。好像这样就可以不再害怕。

那个男生给他的妈妈说。妈,我们给他安乐死吧。他太痛了。

医生来了。给金毛打了一针。他抱着这只狗,这具温暖可爱温柔地肉体。看着他,渐渐有了睡意,肌肉失去力气,呼吸减弱,眼中失去光芒,甚至不再流泪。

他抱着他深爱的狗。他深爱的宠物。在他的怀里死去。失去温度。由内而外的冷。不能够再被温暖唤醒的冷。他使他死去。

我的母亲泣不成声。当晚,我的狗死去。他死的时候,我妈一直在说,不要怕,坚持住,明天姐姐就回来看你啦。

明天姐姐就回来看你啦。

他死的时候,睁着一只眼睛。好像最后一刻都在等我。等他的姐姐。

所以我怎么能够接受。一个角色,我喜欢的角色,就这样吃下一个被安乐死的金毛的心。

有人会说,既然安乐死了,他的主人捐出狗的尸体,尸体怎么处理管你屁事。你心疼吃狗为什么不心疼吃鸡吃鸭吃猪肉啊。

我不回答。我知道我的情感强加在其他作者的逻辑上是不对的。是我主观了。我欣赏大大的成就和才华。但我不接受这个行为的安排。

 

我真正感到困惑的,是对死亡的敷衍。死亡本来是极为严肃郑重的事。但是往往很多人都把它当成是一个随意戏耍的材料,一个创造悲情带来情感刺激的万用药,一个可以随时逆转随时改变的轻巧玩意儿。

 

奇异人生中印象深刻的一个片段。改变世界线过后,Chloe遇到了车祸,高位瘫痪,呼吸系统衰竭。家庭为了救治她负债累累,但是仍然坚持,和死神斗争。

在家里,床上,她要求Max把吗啡调到最大档。让她死去。

这是让你选择,你是调还是不调,还是沉默。

我选了调。

然后Max立刻通过照片让世界线回归正常。所以Chloe没死。

也许这仅仅是个游戏,所以面对死亡我可以任意选择,因为最后都能够峰回路转。

《奇异人生》使我看到的是,我们经历的一切,就是看着周围的人和事随时间流逝而无法挽回。我们无能为力。

 

从前吵架。彼此仇恨、愤怒,不能交流。大声吼叫。你去死吧。你只有把我杀了。让我死,让我死。

无尽的欲望和不甘愿。不可能平衡的付出和回报。都是骄傲不肯低头的人。砸烂所有的电话、台灯。男人温热的眼泪砸在童话书上,他用手指一行一行地摸过去,轻声念着把眼泪擦成一道长长的阴影。

或者是。女人伏在桌角哀哀哭泣。

扬言要分开,问我的选择。我知道我应该跟着他。他孤独,没有她这样热闹。且我可以让她无法离开。我知道我可以。

乐此不疲的游戏。以极端形式印证爱意存在,没有尊严,只有试炼。无话可说。无法分开。痛不可忍。

匪夷所思的是,在外面都是宽厚老实、开朗快乐的人。

都明白,彼此互为要挟,有充分的信心肆意妄为。从这一点看来,就像是恶毒自私的小孩。

 

小孩。

时间逝去带来的结果是,我长大成为父亲母亲,而他们变成小孩。死亡不可想象,从未想过,因此肆意妄为。

 

站在轰隆作响的焚化炉前,我想,如果放进去的,是他或者她,我会如何反应。

没有概念,甚至没有惶恐。

于是又想,如果他们生病在医院,即将死去,我又会如何反应。

 

《再见,时光》里面,记录父亲死亡的全过程。在停尸房,每到整点,她跪下来,给父亲磕头、烧纸、上香。

如果有一天。在停尸房,我跪下来给他们磕头。这是一种赎罪。

我早已预料,我必定是那种远离他们鲜少见面背弃诺言的亲人。这是我将来的罪证。

我们彼此伤害,这是过去且先在的罪证。

但是他们不会听到。听不到眼泪掉落的声音。我们失去背后的一切。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对你容忍,让你需索无度任意摆弄。

 

英雄不朽,死亡伟大。不死不英雄,不死不悲情。死了再活,死了就死了。高人都看淡生死。战士看多了死亡无动于衷。刺客杀手杀人如麻。

死亡或许并不神圣。它是肉体的消亡溃烂,情感的空洞无声。曾经许诺的时间全部溜走。所有最负面情绪的集合——悔恨、伤痛、无力、空洞。俗世的死亡。

死亡沉重郑重。

我只是希望,在以后我看到的和死亡话题有关的内容的时候,是郑重而不是轻浮玩笑的态度。


评论(1)
热度(7)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