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存点脑洞 3 黑脑洞

拔杯X盾冬 

一直在想,我冬的触发词语还有杀戮阴影罪恶感应该怎么才去除得掉,再洗脑显然是不行的,如果让冬自己克服也太困难太自欺欺人了一点,队长的陪伴有效果,但不能够根治,仅仅是让冬兵飘在水面上不至于沉下去的绳子。于是想到汉尼拔。

作为一个优秀的变态心理医生食人魔厨师威尔痴汉(划掉),他能够打碎威尔再重组,也许能够修复冬兵。

但这个过程就肯定不那么美好了。彻底的碎裂之后才能获得重生。(也许会有新的东西成为一部分)

这四个人凑在一起一定需要强大的动机和足够彼此关系之间的推动力才能够合理。毕竟两部作品三观差距太大,组合不好就会及其诡异OOC。甚至还会被喷。

初步想了一下过后,认为这四个人就像是上下两端。队长和拔叔是两极,威尔和冬兵趋近于交界。一边是对全人类近乎于神的悲悯热爱拯救,一边是对人类彻底的蔑视旁观。

汉尼拔对人类没有怜悯,促使他行动的原因是对人类行为的好奇和尝试站在神的角度旁观人类和净化和解,或许还应该加上威尔(吸吸)。冬兵是另一个完美的实验对象(他的特质和威尔有相似之处,后文再述。),其复杂性(Bucky和Winter Sodier二重身份、正义和罪恶、洗脑被控制的损毁经历、对队长奇迹般的记忆存留、战争留下的震荡、脆弱和强大、极端暴力和残存温柔情感…)足够引起拔叔的好奇(他会怎么做,毁灭还是重生?…)和接近欲望。同理,接触冬兵必然接触到队长,这样一个看起来完美无缺代表正义光明的英雄也能够引起他的关注。(作为弱者的过去、沦为表演玩具的经历、冰封、回到现世的无措…)
看着一个东西慢慢摧毁或是重建都能够满足汉尼拔的美学追求。而我相信探索冬兵灵魂的复杂性和队长的黑暗面同样能够带给他享受。

所以,盾冬要面临的是危险的诱导暗示和对内心世界的冲击。在这个过程中想要达到的应该是两个人关系的稳固,一种重新检视自己的过去,互相宽恕救赎的过程。至于能否顶过拔叔的冲击就是一件很微妙的事了,说不定黑了或者半白不黑或者能够坚守不动都是非常值得思考的结局。

当然,行动动机里面重要的一条就是威尔,我也坚定不移相信身为威尔痴汉拔叔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成为自己成为同类”。

如果盾冬抱团,能够让天平倾斜的就是威尔的选择。汉尼拔能不能成功(改变深化三个人的属性三观)威尔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上文提到威尔和冬兵的相似性。一是脑部受损和心理问题,二是作为“工具”的经历,三是正义和罪恶的挣扎,还有混乱孤独自我怀疑噩梦杀人感受bulabula…

这种相似性加上威尔的逆天的共情能力是决定剧情走向的另一个条件。威尔的混乱来自于共情的精神病杀手的疯狂和个人道义三观的摇摆,冬兵的混乱来自于记忆杀戮历史罪恶感。威尔能够感同深受冬兵的苦痛,同样冬兵也能够理解威尔。二人可以合计起来一起给汉尼拔搞事情也可以受影响给队长搞事情。(还可以看猫鼬和浣熊互舔疗伤啊哈哈哈哈哈)
威尔同样也能够在冬兵和队长身上获得光明,也是一种救赎。
自然拔叔是不允许的。(威尔是我的岂容你们这些猪染指!)(👈秘制基妹语气)(👈loki:蝼蚁闭嘴。)

总之就是想看拔叔被三个人联合起来搞事情或者拔叔控制全场最后反杀或者团灭或者治愈HE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想看拔叔怎么嘲讽嗨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想看还是有很多值得写的东西(反正也写不好)战争、历史、人性、音乐文学、美食……
妇联和FBI扯上还有精神病犯罪各种元素一锅炖…

待我修炼成精再考虑吧。没修炼好之前坚决不会碰拔杯

要想写好变态,自己必须先变成变态(?

有生之年系列。

评论
热度(4)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