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草稿

不明白为什么要写

练习


题目:圣诞恶魔

配对:Demon!Curtis X Prince!Jack

分级:NC-17

作者:此北

注意:时间线为Jack被塞拉斯软禁之后

      恶魔设定基本参照SPN Curtis是白眼恶魔 和莉莉丝差不多级别的吧(?)

      放血暗示

 

1.

Jack在惊悸中醒来,对上Wolfson直勾勾的眼睛,里面漆黑一片,是绝不正常的平静。

梦魇使人迟钝,但这并不妨碍他在以最迅猛的动作翻身掐住了这个女人的脖子。他感受到她急速挣扎的脉搏,尽管她仍然冷静无声,沉默而冰冷地盯着自己。

你到底是谁。他听见自己喉咙嘶嘶作响。

她的脸已经开始因为窒息而发紫。女人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这时惨雾般的白色覆盖了她整个眼球,眨眼间

Jack。她无声张嘴。

黑雾散去的时候,Wolfson终于开始眼球上翻。他好像要把她掐死了。

 

2.

他知道有人看着他。有时是看守,有时是下仆,甚至管家,以一种截然与其他人不同的平静的打量注视,仿佛他是个物品,而不是受人鄙弃的一个笑话。

Wolfson因为那天晚上的事哭着求它他的母亲让她回家。但几天后她就又出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Jack当然知道这不是他的妻子。但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在他沉默或者酗酒的时候她就坐在一边看着他,如同观赏花鸟。他克制着揍她的欲望,因为这个人并不是Wolfson。后来他忍无可忍终于动手了,于是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Wolfson终于走了。

他迎来了属于他的死寂。

 

3.

还有半瓶剩余的威士忌。Jack神经麻痹,手心颤抖发冷。掐住瓶口,倾倒酒液迅速吞下。胃里烧出热烈的幻觉。黯淡灯光下被子在床上鼓出混沌黑影。

 

倒回床上的时候踩到地上收音机的塑料碎片,轻轻崩裂在鞋底。从塞拉斯的演讲撕碎在电流声中的那一刻起,Jack只感到巨大的寂静顺腿而上,拖拽他至麻木的虚无之中。

 

今天是平安夜。在所有人都在教堂祈愿,聆听塞拉斯还有他的声音的时候,Jack·Benjamin如同背弃的垃圾一样被锁在这个角落企图让思维停止。

 

酒精力量牵扯身体,混沌剧烈。Jack试图睡去,而脑子嗡嗡作响的同时意识却越来越清晰。爱恨本如烛芯剪除,剩余碳化的部分浸入蜡油散发死去的黑烟。但他选择废弃不顾的恨意和羞耻要突破麻木外壳,使他掐紧布料,睁大眼睛瞪视模糊的过去。他被许多人看着。他的妻子,侍卫,管家,无能为力的母亲,虚伪可悲的叔叔,鄙弃他如污垢的父亲。从未垂怜过他的父。这有什么关系?心跳惊痛撞击骨骼。手脚因未意识到的剧烈喘息和无声尖叫失去直觉,意识反复推远拉近,他听见自己在同时祈祷和质诘。他永远不会与你说话。为什么?因为你不是他想要的人。内心缺口无声分裂,剩下流窜骨骼中的怒火要置他于没有回应的地狱。

 

神爱世人。显然,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给过他一个眼神。

 

直到他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

 

 

4.

进入房间轻而易举。Curtis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人做着难看的自我爆发。王子蜷缩的脖颈因为用力而绷出血管筋脉。

他从很早就开始看着这个人类,看他如何愚蠢地自作自受画地为牢。他通过俯身到各种人身上看到Jack,甚至是塞拉斯,或者他的妻子。王子从来都没有发现过异常,直到他失去一切终于有空瞧瞧周围的异常,而Curtis也不再满足于维持假象。

察觉到视线时候Jack睁着酸痛的眼皮试图看清那个墙角的影子。熟悉的被凝视诡异让他瞬间背脊发凉。

“……出来。”他感到喉咙肿痛。

Jack强撑着坐起来,调动全部迟钝的神经恢复身体戒备,试图认清他的样子。昏暗灯光下只有男人的眼睛有着透着熟悉而不详的平静。如果Jack嗅觉仍然正常,他会闻到整个空间都是刺鼻的硫磺味道。

“是你。”

Curtis不动声色。他走到灯光下,把自己全部暴露在王子的视线中。

是个身材高大的男性。明明是平安夜,却穿着出席葬礼一般的西装,隆起的肌肉撑起布料。满脸胡子,锐利暗沉的眼睛笼罩在眉骨阴影下面。

Jack反而笑了笑。“现在又怎样,冒充圣诞老人半夜造访?”他咬紧嘴唇。“你到底是什么?”

男人眨了眨眼睛,白色阴翳瞬间覆盖眼球。Jack因为他的动作攥紧了拳头。

“你忘了?”Curtis为Jack伪装的镇定暗自发笑。

“你的小男友死的时候,你召唤了我。”

“什么?”

Curtis拉开椅子坐下。“十字路口恶魔,非要称呼的话。”虽然他并不是。

Jack站了起来


评论(1)
热度(5)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