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

“我必反手加于你身,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沉没

以前做过一个梦。独自在海上,周围都是蓝黑色的海水,温度下降很快。体力耗尽下沉,觉得快死了,那一刻想到的人只有Z。
最近不好过。每天日夜颠倒,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脑混乱空白。好像所有事情都失去了意义。
明白事情严重性的时候是发现自己失去所有表达欲望。我对自己最充满希望地热爱的东西失去兴趣。
和所有人都在远离。厌烦交流,拒绝所有社交活动。语言尖刻伤人。不想被人关心窥探。睡不着的时候就开始哭,觉得自己在腐坏变质。
我知道这不好,这也不是平常的自己。表面上依然热闹,我知道我与他人和自己的距离。
狗被送走了。我很想念它的毛绒绒温热的头。它最喜欢我。现在它不记得我。但是现在它很开心。
自己染了头发。没有感觉,还是自己。
被打了。清晰感觉到皮肤红肿的热度。不只是第几次的时候听到左耳嗡的一声。第一次知道原来扯头发并不局限于女性之间。
半夜开啤酒。宜家的淡味啤酒,印象中清爽的未到有点…油腻?阳台上闻到春天到来的味道,某种混合着洗衣液、灰尘、草木、夜风的气味。去年秋天种的酢浆竟然还没死,虽然又丑又没开花。
我想把头发剪短。
以前寻求精神寄托的时候,专门在买的十字架上用拉丁文刻了“平静”。并无卵用,圣经也没给人答案。
是自己太弱了。
如果就这样旅行着消失就好了。我是指去海边的时候。
可是我和Z约好了去西藏。还有考到潜水证带她去潜水。
海下三十米,压强增大到耳膜疼痛感。光线减弱的人情况下红色会变成黑色,与月光下血液变成黑色有异曲同工之妙。气泡上升,已经看不到海面。悬浮产生的隔离感让人如同是在飞翔。
“家庭,家庭,家庭。那听起来像个牢狱。”
可是谁都出不去,而且甘愿其中。
想到那个什么白噪音的游戏。Today is a better day.后背发凉。
我不想这样的结束。至少不是在这个没有意义的地方。至少要为Z继续下去,因为她会伤心。
明天都会好起来的。

评论(3)
热度(4)

© 此北 | Powered by LOFTER